關於部落格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當作家!
  • 6428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吾命騎士同人(1)--同伴

太奇怪了……我從床上坐起,
我怎麼會一大早就起來了?方圓幾百里的人都還沒有動靜啊難道天塌下來了嗎?
還是我被光明神附身了?
因為,大家都還在睡覺,我又怎麼會有不呼呼大睡的道理啊。睡姿又沒人看所以不需優雅。
我想,這是二十幾年來難得一見的早起,機會難得,會不會是光明神在引導我什麼呢?
就出去逛逛吧。
一踏出房門覺得有點冷,我只好再進去披上披風才出來,嗯,沒想到夜色還真是不錯(不對,我又不是沒有早起過,啊?應該說,我也曾在夜間行動的好嗎,只是現在才注意到夜色而已)。 好了,現在,我發現一件很重要的事,那決定我的夜遊是否要持續進行﹔一個人逛真的很無聊耶。 是因為明天就要被關禁閉了,所以才會失眠又失常嗎? 關禁閉前給我一天自由時間,我費了千辛萬苦,比敷面膜(從製作到敷到蒸到剝的過程!)還要辛苦十倍,才從審判那邊得來的一天啊,竟然就這樣用掉了! 白天我到底在幹麻啊? 仔細想想……就是在發呆嘛!? 可恨!我恨啊!真是暴殄天物,比沖掉我辛苦調好的面膜還要可恨的浪費啊!萬一我改公文改到死會不會因此產生執念啊?那到時我一定會成為史上第一個將全數公文毀滅才升天的死亡騎士吧?(事情當然不可能那麼簡單,想到老師不禁可怕從中來) !……有人? 我躲到角落的柱子後面,應該是不會被發現的,現在還那麼暗,我能看見,其他人不一定能看的跟我一樣清楚。 嗯,這個人是…… 感知道這個人的屬性,我第一個想法就是開溜。 不行,現在有動作一定會被發現的……等等,他往我的房間走去耶!?會被發現啦!審判你沒事去我房間是要看我有沒有半夜逃獄…開溜啊!?什麼?叫我裝死?他又不是熊!不過這麼看來的確有點像是一身黑的黑熊啊。 難保裝死以後熊不一定會停止追擊,而且要把眼光放遠!我可不想成為放羊的孩子……史上第一位死於熊掌之下的太陽騎士! 不對!我現在絕對不是偷跑出來的喔! 我靜靜等審判出來,到時再依他的表情決定要不要出去見他吧。 怎麼等了好久都還沒出來啊? 「格里西亞.太陽──」陰沉的聲響在耳邊響起,從頭到尾窺探自己的房間的太陽冷不妨成為審判眼中的現行犯。 「哇哇哇我不是偷跑出來的啦!真的我只是想出來走走──」 我拼命想解釋,但是發現身上披著披風,根本就是一副即將要去哪裡幹什麼好事的樣子,審判冷冷的看著我,我流著冷汗,感覺越冷了,我真的不是要偷跑出去啦~~ 露出了無辜以及誠意的表情,這是真的! 突然!看審判的動作好像要拔劍,啊!先跑再說萬一還沒關禁閉改一個月的公文之前就死了(就算是在那之後恐怕也撐不到一星期吧?),那我的老師一定會讓我復活重死的我不要啊啊啊! 「除非你做賊心虛否則馬上給我停下來。」 我因恐懼而僵掉的脖子緩緩有點不順利地轉向背後的審判,咦?審判神劍沒有出現,反而是他的手上拿著一袋── 「是點心嗎!」 「寒冰說這是你未來一週的份。他也會依你在禁閉室的情況斟酌給予。」 寒冰!你果然是我最好的賢妻!──不,是夥伴啊!我決定不叫你稀八爛了,改口叫你稀爛!若是再來你給我的點心夠多,我也會改口叫那隻冰棒為……神棒! ……謝謝你們。 我「看」到了,十二聖騎幾乎在房門另一側偷窺,還是說好聽一點,「觀察」我的狀況。哪個不鳥我的我會記住他的!(一向待在書櫃中(好像是?)的白雲騎士例外) 「審判你快去睡吧。」 因為我好像快要感動到流淚了。 「不了。」 眼看著審判不知從何處拿出一對公文,「我還有許多公文要批。」 ……該不會是之前為了找我而大家的事情都耽擱了吧。 想到這裡,有種心情慢慢孳生,那就叫做愧疚吧。 察覺我低頭的審判還是以冷冷的表情看我,看來這次他的氣無法輕易消除了。 不然我能用苦肉計嗎? 我想,我仔細回想啊,從遇到寒冰開始(沒想到把他丟給龍會比不上揉他的頭髮!)……我就做了好多過分的事啊。 烈火也是,慘了,我好像,不對,是真的做了很過分的事。 原本是想要回憶一下逼出悲傷情緒的,現在卻弄假成真,我還是回房間畫圈圈吧,嗚…… 「太陽。」 你可知道當我們看到你「置身於黑暗中」時,是多麼驚恐?…… 審判叫住了我,跟原本的冷淡語調有點不一樣,什麼事啦,我真的、真的不想再亂跑了啦(對現在的我來說)。 我刻意不轉頭,沒辦法,成為習慣了嘛。「幫我謝謝寒冰的餅乾。早點睡喔,不然黑眼圈會越來越重。」 我什麼時候有黑眼圈了?審判的黑暗表情好像是這樣說的,我當然還是「看」得到啊,這樣算是方便吧。 「太陽,無論如何,我會查清楚這次的案件。」 我又停下了腳步,可是不能回頭,因為眼淚在眼框晃啊晃的有點像是表面張力,總之突然停步就讓我的兩行眼淚溢出來了!……原來!我懂了,原來眼睛還是有用途的! 就是哭! 「在那之前你就乖乖的關禁閉改一個月的公文吧。」 X!…… 兩行淚水白流了。 重點還是放在﹔ 我優雅得絆倒了。 走回房的路上,我又聽到綠葉在叫喚我。 他用繡有綠葉(一樣的材質,我是碰巧摸到手帕才發現的)的手帕為我擦掉眼淚,依香味判斷,是那個安送他的吧,唉,他竟然肯用他愛人送的手帕幫我擦眼淚,我更加感動了啊!咦,喂喂,綠葉你是不是藉機戳我眼睛啊? 算了,反正也不會很痛啊,而且平常你都只委曲求全,刺有我的金髮的稻草人,現在就讓你戳眼睛戳得夠吧。 「去吧,還有人在等你。」綠葉溫柔帶點憂傷地看著那海藍卻已無光彩的雙眼說。 有人在等我? 我只能疑惑的點點頭,啊,那邊還有人待在房門口,他們也想戳我眼睛嗎?我趕緊再向綠葉借一條手帕,他竟直接把原本那條借我,感動啊! 我蒙住了雙眼。 靠!有人故意把腳伸出來是嗎!?我跳!再給他兩個前空翻!完美落地! 有幾個人好像是看到這情景,然後就回床睡了。 白雲騎士突然就飄現於我身後,我竟然只在他發出聲音時才發現得到!他到底是怎麼飄的!?不過,他只是想遞給我一本書。 我來不及分辨清楚書上寫什麼,他就先消失了。 ……《乖乖待在家的小孩可以做的事有哪些?》…… 你還不如給我如何才能避免什麼憂閉恐懼症吧!?不然就是如何和一堆公文相處一個月而不發瘋! 不對,應該是如何避免得到自閉症吧? 算了,我把書塞進隨便一個人的房門縫內繼續走我的路,結果那本書竟然又飛出來害我又得要優雅得在黑暗中跌倒了!是誰! 「啊,烈火……」 「若是我乖乖待在這裡,就無法在你在外面變成讓人想揍的那種大混蛋時出去找你了。」 「我、我知道,謝謝你,真的。……我不會再叫你奇克斯了!」 奇怪廝身上的火屬性突然暴增好幾十倍,我只能左手夾著被燒到一角的書,一路衝回我的房間。 反正這時候也沒有人會來打擾我了,就再敷一次面膜吧。 直到我蒸完自己真的都沒人來打攪,簡直是奇蹟。 叩叩! 幹! 我正要剝掉面膜耶!只能一邊猛衝一邊剝啊搓啊,痛死我了,到底是誰!有一股衝動要將《乖乖待在家的小孩可以做的事有哪些?》中夾著面膜做成的書籤再包上面膜做成的外包裝送給他!!! 是綠葉,他來要回他的手帕,他說他自己洗就好。於是我只是溫柔地把他的手帕夾進去書裡面,請他明天幫我還給白雲。 感覺……還是笑不出來。有種感覺就是太陽騎士的燦爛笑容傳說即將從此毀在我這第三十八任的臉上。 天快亮時,我又醒了一次。我想拿白布條蒙住我的眼睛,因為不知道是不是有點紅腫?照鏡子也分辨不出來啊,啊,想到之前寒冰竟然臉紅!還是不要告訴審判好了,兩個都是劍術高手耶!?不知到時我會死於誰的手下。 不是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嗎?我什麼時候變的那麼容易流淚?還是說感性……不知道啦!因為真的很難受啊!話說回來他們當初就比我好受嗎,我哪有資格哭?嗚嗚……真的停不了了啦,有誰可以幫我?……!門外的寒冰啊! 「稀爛!快進來!」幫我把眼淚結凍啊!不對,這樣說就太明顯了,應該說是把我的雙眼結凍才對!……? 結果他待在門外一陣子,還是撇過頭去,走掉了。 我只好用我的白布條。加上很濃很濃的光屬性。 不要用不平常的眼估打量我喔,我還是看的見而且是三百六十度,你們不用想太多,不然我會像隻縮頭烏龜進了禁閉室就不出來了! (禁閉室?你確定?) ……剛剛是我說錯,我只是指用不平常的眼估打量我的話我搞自閉給你看。 In the (堆滿公文的)禁閉室 我心懷感恩的拿出寒冰預先給我做的點心! 為什麼... 會有肉乾? -------------------------------------------------------------------- 我第一次寫同人就獻給吾命騎士~(丟花)
請多指教...

要怎樣才能不與電腦大眼瞪小眼快速上傳檔案呢
腦筋一轉 想想
原來我還有部落格啊
怡秀 請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