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當作家!
  • 6428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吾命騎士同人(2)--惡夢

  不過氣色確實是好了一點,他被襲擊的那天,神殿走廊上留下一大片血泊,他的衣服與袖子上也有很大片的血,吐血真是嚴重,而臉色蒼白的比他原本白帥帥的膚色還要恐怖的白!有夠恐怖的,跟死亡領主有得比。

而且怎麼死的都還不知道,搞不好又要被輸送到哪個地方,然後又失憶,變成一個大混蛋。但不知為什麼會令人聯想到的死法可能性就是身首異處,例如頭被傳送到荒郊野外,手被輸送到基辛格,腳被輸送到月蘭國,其他部分分屍再分屍送到邊疆以及各處──咳咳!

現在的情況是,他昏迷三天了,今天中午好像有恢復意識,剛才也是,但是他還是繼續昏迷,當然有人懷疑他是裝的,但是連刃金騎士的毒舌都激不醒他,審判騎士可怕到令小孩不敢入睡也不敢半夜起來上廁所的低吼、大吼怎麼吼也無效,這次大概是真的(意思是以前「不是真的」囉)。

 

 

「唔。」

這傢伙終於醒了!十二聖騎士不約而同的趕到,暴風騎士最快,而激動的烈火,對,一定是因為他,所以大家才會不約而同的趕到。

應該說是因為他來的路上很吵吧。

「太陽騎士長?」

審判騎士將位置讓給溫暖好人派,自己則在一旁關切狀況,奇怪的是,太陽騎士仍緊閉著眼,一陣子之後,又張開眼睛,好像是急著到處看一樣,又好像是對他床邊的溫暖好人派們視若無睹。

十二聖騎同時集中在太陽騎士的房間有什麼好驚訝的嗎,沒必要驚訝這麼久吧。

他在床上坐起來之後,又將眼睛閉上,一臉認真緊張的樣子?

 

他的奇怪狀況久到烈火騎士快要無法繼續冷靜,殘酷冰塊組不是皺著眉,就是還搞不清楚狀況。終於,太陽騎士他緩緩的開口說話了。還笑得很燦爛。

「各位弟兄們……透過光明神的耳語,太陽得知一個事實。

我看不到你們了。感知不到。」

綠葉騎士當場啜泣起來,暴風騎士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太陽騎士也想安慰他叫他這沒什麼好哭的(雖然他不否認自己真的也蠻想哭的),結果,手伸錯到白雲騎士那邊去了,這時白雲騎士巧妙地閃過他的手,再轉而將其移到綠葉騎士的肩上。

烈火騎士的眼睛嘴巴都張的好大,其餘眾人在驚訝之後就一致是皺得更緊的眉頭了。

太陽騎士(真的)失明了,這傳出去能聽嗎會造成多大的風波?

「太陽,這是多少?」

暴風騎士拿著他改公文的筆,在太陽騎士面前晃啊晃。

「看不到。」

他沒有表情的回答。

暴風騎士改成用筆的羽毛搔他的鼻子,結果太陽騎士優雅地打了一個噴嚏。

「就算無法再見到光明神的光明,太陽仍會將其之仁慈謹記在心。」

臭暴風!等到其他人都走了你就給我等著瞧!就換你給我失明看看!

審判騎士沒有理會太陽對暴風騎士的話中帶威脅,拿起審判神劍,就正對太陽騎士的腦門距離只差零點九九公分,一臉冷酷問:「這個呢?」

寒冰騎士拿出裝著點心的小袋子,也是問他同一個問題。

「我只聞到藍莓的味道。」

他沒有表情的回答。

大家異口同聲的問(今天十二聖騎還真有默契啊?):

「最後一個問題,這是什麼?」

 

──如果十二聖騎同時集中在太陽騎士的房間,

──且每個都拿出自己的武器對著太陽騎士,

 

審判神劍,寒冰神劍,連溫暖好人的白雲的武士刀,指向脖子。

一向敦厚的大地騎士的盾牌這時成為可以砸人的武器。

暴風騎士因為身邊沒有武器,只能拿著筆尖朝向太陽騎士的眼睛。後來他改換成拿未出鞘的太陽神劍。

綠葉騎士一邊流淚架起綠葉神弓,上面有十連矢。

堅石騎士拿著那把威嚇力十足的大刀,一臉「不准跟我套交情」的樣子。

死亡領主也現身了,眼中的火焰燃燒,(是幻覺嗎?怎麼感覺變得更旺了?)同樣拿著黑暗氣勢洶洶的劍向著太陽騎士。

烈火神劍、刃金騎士的雙刃、孤月騎士的好像有毒的鞭子(所以那不是馬鞭對吧),也都向著要命的地方。

 

──這才真的驚世駭俗。

 

太陽騎士臉色從頭到尾都沒變,一臉呆樣,卻察覺好像大家都要他回答那是什麼之後,稍微不悅。

沒錯,毫無防備。所以,離他近到不能再近的審判神劍要不時調動距離。

沉默了許久,看來大家真是要他說出答案。

這叫我怎麼猜啊!我看不見啊!

「怎麼了?你們都比一個數字嗎?

可是我什麼都看不到,剛才只聽到鞭子的聲音。」

 

完了。

 

以上是刃金騎士的夢境。

是惡夢嗎?審判騎士的出現對他來說可不是惡夢。

那太陽騎士失明還不算惡夢嗎?很抱歉,他只要在夢中見到審判騎士就夠爽的了,或許如果太陽騎士要被分屍時他才會幫忙救一下吧。

嫌不夠毒舌嗎?沒辦法,他今天例外在睡夢中就減弱毒舌攻擊性。

 

  各位知道的,他一點也不比某人毒舌對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