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當作家!
  • 6428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吾命騎士 惡搞(3)--no logic

 

今天光明殿放假。
那又怎樣?太陽騎士就無權用凝望遠方的臉,引起路人的一副花痴──不對,
是「沉醉」表情了嗎?

我正看著無趣的風景,審判靜靜的走到我身邊,我們兩個都看著無趣的風景。

原本經過的沉醉人們此時快速散去,卻不時偏轉過頭來。

首先是審判先開口說話,低沉的嚴肅語調讓只聽到一個「太」字的人,以為審判騎士要單挑太陽騎士(那有什麼好怕的?不過就我一招被幹掉),還是要互相交流光明神的仁慈或嚴厲,(沒人聽的懂吧,這又有什麼好怕的?怕我們最後意見不合吵起來啊?頂多聽到睡著)
總之沒人敢領教或干擾或旁觀接下來我們的互動。

 審判辜負眾人的心意,只是回復平常的語調跟我說,
「太陽。我受多人委託,要來告訴你……
他遲遲沒有說出下文,怪了?我只好催他有話直說啊。
「說啊?」
審判面有難色了?
「還是先講我要說的好了。
你別再為之前你失憶所做的種種,感到愧對於他們。」
喔,喔,原來。「我哪有。」
「大概是你沒注意到自己的眼睛吧。」審判喃喃說著,太陽則聽不清楚,疑惑的轉過頭來問,
「你剛剛說什麼?」
可是沒有受到理會。
「再來就是他們要我轉告的……

 




雷瑟又語塞了!?

「?說啊?你今天好奇怪喔,審判。」
審判的神情好像是下了很大決心,才看著別處,一字一句清楚地說:
「他們要你別再擺出一副受樣。」

 

 

 

 

啊?


我當下想到的回應是‘什麼受樣?’但是我當然沒多純潔我不一會兒馬上反應過來‘連你也這樣想嗎?’
不行說出去我腦袋不保,
‘他們沒女人就飢渴到我身上來囉?’
這更不行,連我都想反胃──
我最後還是決定說,「怎麼看出來的?」
雷瑟的臉變的好陰暗,奇怪,我只是想問出來以防以後又無意間勾引──咳咳咳我快吐了!(想想那畫面?!)我是說冒犯啦!
他冷冷看著我好一陣子,只回答「你像以前一樣就可以了。」
相信我,格里西亞,我是為了你好。
就黑黑披風飄揚的走掉了。



我很好奇,他怎麼會肯替別人向我說那種話?而且大概只是聖騎士而已吧。
… …我真的想吐了,快去拜託他幫我準備點心!剛吐完,是很餓的。
進入飢餓狀態的我不知會對那些用不正眼光看我的人──報予如何的光明神的仁慈。
一定要順便請審判幫我審判那些人。
不過,我突然想到,只要那些人被審判,每個人各改一個月的公文,聖騎士那麼多個,那暴風、亞戴爾的公文一定會減少,這樣羅蘭就不用待在暴風身邊,一定又會來跟著我。。。雖然亞戴爾可以幫我去「祝福」那些聖騎士們,但是我被羅蘭跟著。。。
我非理性的恍然大悟。
難道就是因為他一直跟在我身邊我才會被想成那樣嗎?!所以我不要!所以審判就免了!


我看見羅蘭朝我走過來,我好不容易才甩掉他的耶──什麼問我有多辛苦?蒸自己的五倍吧。
我看見他一臉認真,才理性的想到。。。
你說一個死亡領主會對太陽騎士有興趣嗎?不,讓我來開導你,他只是想要當太陽騎士喔。
「格里西亞,你再亂跑我就只好照傳言中對你。」
「你要把我投進井裡?」我亂猜的。
「不,是在我被拉上火刑柱時連你一起拉上去。」
──我無言了。
等等,傳言,火刑柱,意思是傳言會把羅蘭送上火刑柱?知道他是死亡領主的人也只有我們十二聖騎和其他少數
……
靠!我知道那些傳聞從頭到尾是誰在傳的了!
重點是,為什麼傳言要把羅蘭送上火刑柱?
萬一太陽騎士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一定把羅蘭魔獄送上死刑台!之類的嗎?
又不是死亡筆記本。更何況我怎麼了又不干羅蘭的事。
一切真是複雜的邏輯。



-引用來源-
關於那一句...
「一副受樣」
我是在其他地方的吾命同人看到的
改天等我找到那網頁再傳上來=ˇ=

真是不好意思///////
大家看看就算了
因為這一篇連我自己都覺得很莫名其妙
什麼奇怪的邏輯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