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當作家!
  • 6428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吾命騎士同人(4)──妥協

§

那是格里西亞成為太陽小騎士的五年之後,他的老師,尼奧將一件「簡單到你一定可以完成的任務」交給了他。

他心中充滿×ㄍ一ㄠˇ(?)──不過還是披著披風乖乖去目的地執行簡單的任務了。

 

「孩子,此任務確實非~常簡單,在光明神的祝禱之下,祂的愛子,未來的太陽騎士,想必能順利美滿完成任務,以證明其之不凡!」

看到老師難得說話還算好懂,格里西亞起了疑心。

~常?

「我可以不要去嗎?」

「當然可以,除非你想瞻仰光明神慈愛的容顏

「我去!我去就是了!」

「乖孩子。」

格里西亞沒有忽略他老師掛在嘴角的奇異微笑;尼奧自然也沒有露看他徒弟心中的晦暗言語……不過就先放過他吧!這次的任務很麻煩……對格里西亞來說很簡單。


        §

在清澈藍天與閃耀的白日之下,夏風吹動綠油油的草原,悅耳的鳥語卻被尖銳的金屬相擊聲掩蓋過去。一聲接連一聲,讓聽到的人不禁為對峙中的兩人提心吊膽。

雷瑟與伊希嵐在此練劍。

雖然兩人的集中力都很強,當劍術高手遇上劍術高手會產生火花……不,是兩劍對峙時製造出來的喔。總之,因為兩人都太專注了,所以連自己的肚子的呼救聲都忽略了。

(拜託~我午餐還沒吃啊!!!

伊希嵐眼神一示意,兩人便同時停下劍的揮斬,同時各退一小步。

「?」雷瑟用眼神問他發生了什麼事。

伊希嵐則是一臉不對勁。

不久……伊希嵐還是開口了。

「今天怎麼都沒有看到太陽小騎士?」(已經17歲...不小了)

平常他都會為了飯後點心(當然是三餐後的),連正在練劍的兩人都會被他干擾,不是突然吹起陣陣強風,好像風非得將沙子塞到你眼睛,不然就是突然來一個星火燎原……當幕後黑手發現兩個冷到不行的眼神之後,才會投下冰柱,進行毀滅式的滅火(草原被蹂躪)。

然後就能吃到他的藍莓剉冰了。

現在,雷瑟終於也發現了,一直隱隱約約的不對勁,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該不會又出了什麼事了吧?」

兩人同時想到的,就是那位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了……

這次是跳樓梯?

灌酒?

揮手?

微笑?

……敷面膜?

還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

 

想到這裡,原本流著的溫汗突然轉變為冷汗。

 

「應該不會有事吧……

伊希嵐臉上盡是擔心的神情。

 

風吹送著一股壓抑的力量,本是能使人心舒暢的風,此時卻變的極為不祥。

「今天就練到這裡。」

伊希嵐飄遠的心思被雷瑟些微低沉的聲音拉了回來,趕緊點頭回應,幾乎是同時,就看見那黑黑的身影跑遠了。

 

他又看向樹底下,一瓶被遺忘的藍莓果醬。

 

§

高掛在天空的白球已刺眼到無法正視,它所散播在空氣中的熱度,更讓人容易焦躁。

在教皇辦公室內,那幾道透進的陽光無法干擾那位歷經滄桑的……不,是年幼無知的清純少年。看似如此,事實上面紗底下是皺眉、一臉嚴肅。

「尼奧,你那麼快就處理完了?」

「在溫藹的光明神無限光輝之下,太陽花的種子必能萌發嫩芽、綻放無比耀眼的金黃神采。」

「你把任務丟給格里西亞?」

「正是。」

尼奧瀟灑的笑了。

教皇親切的笑了。……「白痴啊!我才在想說你怎麼可能這麼快,原來是把麻煩丟給一位年幼無知的『太陽花種子』!」

「哎呀呀~教皇也會罵白痴啊!

尼奧的驕傲自大……自尊,不容許自己被任何人罵為白痴,儘管那個人是國王!

「別再耗了!要互幹也要等回來在幹!快點帶一個聖騎士趕去格里西亞身邊啊!」

尼奧察覺真有些詭異……第一次看到教皇這麼嚴肅?還爆出這麼多不雅的言語?

「怎麼說

叩叩!

短促迅速又有威嚇力的敲門聲,門外會是誰?

「請進。」

碰!

教皇與尼奧睜大雙眼看著眼前一身黑的審判小騎士(已經17歲...),不過看他堅定的黑眼中帶著一絲急切……

「找不到廁所啊?」

尼奧首先開口了,卻瞬間惹來雷瑟的瞪視。

──好樣的!夏佐!你教他是怎麼教的!

幸好雷瑟在瞪到那說話不合時宜的傢伙之後,馬上察覺那人的身分,說了一聲:「冒犯了。」就毫不遲疑走到太陽騎士面前。

「請迅速去協助格里西亞,若是不行,請讓我代為前往!」

果真是托自己的福,第三十八代的太陽騎士與審判騎士也將會是一片和樂融融啊!

──看來他剛才在門外聽到了……

尼奧轉頭去看著教皇:「在光明的另一面的協助之下……

有他去,就不需要我了吧?

神秘面紗底下的教皇翻了個大白眼,

「快去吧!審判小騎士,保險起見,帶上一位兄弟吧!」

雖然第一次親耳聽到太陽騎士與教皇如此白話的言語,雷瑟不為所動,堅毅的眼神就是證明。

教皇與尼奧看著那黑色的背影飛速離去,不禁微笑了起來。

那肩膀,未來可要擔下很多事物呢!不僅只是他,下一任的十二聖騎士,都是!

 

§

哼!那個布滿蜘蛛網與黑暗的死屍住處都嚇不倒我了,現在這情況又能對我怎樣?

格里西亞拔出陷入泥沼的左腳,再施予第九個淨化術。

「呼!」

他嘆了一口氣,說真的,他並不喜歡這裡的氣氛。

咦?如果換成是那個老是待在書櫃裡的鬼......自閉兒,該不會喜歡這裡吧?又暗、又安靜、氣味……比起什麼蛀蟲發霉味都好了一些吧?天然的泥土味!

可是聞久了竟然有點想吐……

「不死生物到底在哪裡啊~?」

格里西亞來的目的就是為了這個,可是他已經在這片沼澤地間穿梭,也在附近晃很久了,除了黑暗氣息,什麼黑暗的生物都沒有。

幹!浪費我時間!我好餓啊!──

嗚、不說還好,一說就是提醒自己,餓的快死掉了啦!該死的不死生物快給我滾出來──!

(※不死生物屬於本死生物)

格里西亞按著肚子,眼角噙著晶盈的淚水,心中想的是滿滿堆的跟海一樣廣闊無涯的藍莓點心!

「吼──!」

非人的吼聲令格里西亞為之警戒,海藍色的雙眼,狠狠的將吃不到點心的怨念瞪向出現在前方的不死生物──都是你害的!

怨念一定不輸死亡騎士。

「什麼?」

那不死生物竟然像暴風一樣快速、像烈火一樣……不對,烈火只會燒幽靈,不會燒我的!

一陣衝擊過去,格里西亞將手按在燃燒般痛楚的傷口上,幸好及時用了聖光護體,只是傷到手臂。

……光是傷到手臂就能染紅地上的一窪泥沼?

「可惡!終於出來了吧!給我速戰速決!」

格里西亞從齒縫間擠出這些話。

講出話的下一秒他恨不得直接開始思考要怎麼死最優雅啊!

因為,眼前是令人汗顏……令人在死之前也想飆幾句髒話!

原本情緒憤恨的格里西亞突然神色黯然。

他只是在思考。

……如果我直接淨化這塊地呢?

不能猶豫了。

圍住自己不死生物蠢蠢欲動,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衝過來,而自己之所以一直沒有使出魔法,就是怕消耗太多精神體力,施展不了淨化(殺手鐗)。

可是,如果我淨化不了呢?

不死生物會一直冒出來,搞不好還會追殺著自己一路殺到聖殿!

(他不想被老師殺啊!什麼?不是被不死生物殺而是被太陽騎士殺?到底哪個比較好一些?)

平常只是玩些小小的魔法,什麼淨化、召喚雷電之類的,只不過是從某些祭司與魔法師那邊偷聽來的。他的冷汗證明他感到不安。

可是,唯一能做的只有這樣了!

在他猶豫的片刻,幾隻不死生物率先衝了過來,想要破壞這充滿聖光的人一般,劃破他的皮膚,讓血流出來,染血的泥沼,果然讓現場唯一的人類越來越噁心想吐。

──光明神啊,雖然我還沒成為你的太陽騎士,私下又沒有未來太陽騎士的樣子,不過,還是請求您保佑我!

整個視野先是一黑,格里西亞知道是他又遭受攻擊了,可惜他已無心記恨……沒必要記恨了嘛!

失去意識之前,不知道,是不是看見了,很白的亮光。

 

光明神啊……

 

§

雷瑟帶著伊希嵐與喬葛(這一位當然是硬拖來的,用眼神)趕到格里西亞的所在地,三個人不敢相信眼前的奇蹟,也因此被震懾住了,幾乎無法踏出一步,接近那個倒臥的人。

這裡不是黑暗之地嗎?

為什麼會是一潭美麗的湖泊,薰風溫和吹送,周圍鬱鬱菁菁,甚至還有鳥在湖邊的草地上跳躍,尋找食物,蝴蝶飛舞,一點暴戾黑暗之氣都沒有?

格里西亞倒臥在湖中央的小島上,那頭金髮很顯眼。不過散亂開來了,讓人感到心慌。

伊希嵐讓湖水結冰,使他們方便接近。

小島……怎麼是紅色的!?

「格里西亞!」雷瑟試探性的呼喚他。

「不是說要借用我的大地之盾嗎?怎麼換成我要為他治療了啊!」

雖然喬葛在抱怨,還是同時進行治癒術。

昏迷不醒的人,面色蒼白如大理石雕像,嘴角還牽著血絲,腹部有道很嚴重的傷口,三個人都沒把握能治好。

……

怎麼辦?

一陣匆促的腳步聲逼近,原本陷入備戰狀態的兩人──另一人在治療──在確認來者為誰之後,終露出獲救的表情。

咦?雷瑟總覺得救兵的其中一人有些面熟。他穿著皇家騎士的服裝。

「格里西亞!?傷的這麼重?」

尼奧雖然嚷著不需自己出馬,終究還是擔心自己的徒弟而來了,還背著一名祭司(祭司跑步力約維持三十秒),他身後跟的是一名皇家騎士,很顯然是領隊的那種,其身後也跟著三名便裝的騎士,都是要來幫忙的。

皇家騎士的背上也背了一個祭司,所以有兩個擅長治癒術的祭司。

不過,沒有治癒能力的救兵就跟大地的聖光盾一樣派不上用場了。

 

──要保護同伴,原來不能只靠武力啊!

 

把祭司放下之後,雷瑟認的出,是治療力超強的那種。

「我難道走錯路了嗎?這裡本來不是黑暗之地嗎?還是……

尼奧抓抓頭髮,說到一半,察覺一怒不可遏當然還是非遏制不可的視線,往自己襲來。

「您知道這裡原本是黑暗之地?」

面對未來的審判騎士,尼奧選擇不敷衍,直接迎向他的眼睛與質問。

「沒有事就先回去,格里西亞我會負責將他帶回聖殿的。」

明白自己待在現場確實沒有任何用處,雷瑟總覺得有些話非得說出來反駁不可,卻考慮到被太陽騎士巧妙回絕的機率……

「喬葛,留下。伊希嵐,走。」

沒有心多理會喬葛的暗罵,雷瑟經過那名皇家騎士的領隊,問了句:

「羅蘭?」

「你是……未來的審判騎士?」

神色正肅的兩人互相點了點頭回應。

 

再次見面,已是六年後的事。

 

 

§

「唔……

「別在內心幹你老師我,格里西亞,起來!」

格里西亞猛然從床上坐起,咦?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還是下午……

記得老師叫我去做那麼一點也不簡單的任務……

看到格里西亞一臉茫然的樣子,尼奧先給他一記爆栗。

叩!

「你已經睡了四天了!」

「唉喲老師你怎麼那麼狠啊!──」

格里西亞抱著頭,眼淚都痛到飆出來了。

「這次是我失算了,才會將那不怎麼簡單的任務交代給你……

格里西亞的內心他清楚的很,他剛才就是一副質疑「不怎麼簡單?那你換一個人去做做看啊!」

「咳!總之呢,你就好好歇息吧。」

咦?這算是認錯了嗎?

「你老師我沒有在這個時候給你來個特訓就很不錯了!再給我想些有的沒有的來忤逆你老師!……你未來的路還想走吧?」

格里西亞猛點頭。

尼奧露出迷死人的瀟灑笑容,「很好。」不過迷不了格里西亞,他只覺得那笑容真礙眼,老師也真愛演,不過基於以上發生過的種種,他絕不能再有任何批評,否則他恐怕會看不到明日的太陽。
  老師走出去了……太好了。
  他對自己的頭使用一個治癒術。

叩叩!

格里西亞判斷,若是老師也不一定會敲門,何況他才剛走出去,若他真的要敲門的話,一定是有聖騎士在附近的,所以,無法判定外面的人是誰。

這時候他只好說一聲:「在光明神的引導下……是誰?」

他發現他睡意上身,光明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那太耗精神力了,再說下去可能會直接往枕頭倒。而後面的「是誰」已經不夠大聲,不知道外面的人有沒有聽到。

門被推開,原來是雷瑟,看他有所顧忌的樣子,大概是擔心剛好有聖騎士在附近吧。

進入房間後還不忘將門給鎖上。

「怎麼了?」

格里西亞搖搖欲睡的問。

「應該是我問你才對,你好多了吧?」

「是好很多了,不過好想睡覺……

看眼前的人,留著長度超過肩膀,到達手肘的位置的金髮,因為頭殼一直點,而不斷閃耀光澤,顯的有些刺眼。

……「你可以先躺下去。」雷瑟好心的提醒。

「喔……

奇怪,雷瑟注意躺下去的人的呼吸,竟然是直接睡著了。

雷瑟微笑了,但是他知道呈現出來的是苦笑,不過,苦笑才適合當下的情況吧?

「希望未來你會記得,你身邊永遠有聖騎士……以及其他十一位聖騎士,可以為你分擔一些東西。不要再獨自一人前往危險境地……

 

    -+-

門怎麼鎖著?尼奧顧慮到幾個聖騎士長還在各自的房內,又有幾個聖騎士一直在附近晃,不敢大聲敲門叫格里西亞來開門。

……剛醒來的他是怎麼走下床來鎖門的?

尼奧露出狡黠的微笑,叩了旁邊審判騎士的房門,得到回應之後就進去。

「夏佐,你的窗借我跳一下。」

「太陽騎士怎麼一大早到審判騎士房內跳窗?難不成你將自己鎖在房外?」

準備好要越窗的尼奧一個動作停下來,夏佐在心中冷靜迅速判斷他剛才有沒有說出什麼傷害尼奧的自尊心之類的……

「直接問你就好了嘛!夏佐,你的小審判去那兒了呢?」

「他說要去探望你的小太陽……」怎麼覺得在各自的稱號前加上一個「小」的說法有些詭異?

「不行,還是想親自看一下。」

夏佐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

 

太陽騎士趴在自己的窗外,看向沒有開燈而顯的昏暗的房內。

格里西亞還在睡……雷瑟……頭靠在床緣睡著了?也對,這幾天來聽夏佐說他擔心的連吃飯睡覺都要人提醒,練劍練到一半還會停下來遙望遠方,十二聖騎的寢室方向。

 

想當初,格里西亞他,竟然淨化了整座黑暗之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