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當作家!
  • 6428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吾命騎士同人(5)──衝突

夏季,可以吃冰、玩水、進行各種水上活動等等,近傳聖殿也有人在燠熱的下午打水仗、互K水球,民眾紛紛效仿,整座葉芽城陷入夏的歡樂活潑氣氛,少了以往可能會出現的火爆場面。

 

來由大概要從聖殿說起。

不知該歸咎還是歸功於炎熱的夏季,人們容易因此而心浮氣躁,竟連聖騎士都難免於被燠熱荼毒。

事情是發生在凌晨就是了。

 

一大清早,聖殿內隱約傳出此起彼落的潑水聲。


        §

「太、太陽你實在是太、太可惡了!」

嘩啦──!

「在光明神的人性光輝下,絕不容許此等獸性在任何一個晦暗的角落放肆!太陽受到祂至善的指引而來,勢必要讓光芒得以普照大地!」

啪啦──!

從雙方全濕的衣服以及剛經歷過一場水患一般的現場,可以判斷雙方已潑水幾十回了。

太陽繼續聚集水屬性,填滿他兩手的水桶,是出現表面張力的極佳狀態。

大地就不一樣了,他得要到附近的水龍頭,轉到底!開始等!過程中自然被潑了好幾回,但他的臂力比太陽還要好!等大水桶裝滿水,馬上霹靂加農砲一般往太陽轟過去!迅砲不及掩耳啊!

一開始,太陽被水砲轟了之後甚至有些頭暈的傾向,還差點跌坐在地,可是他學乖之後就拿出了大地之盾。

氣死版權所有者。

接下來讓聖光盾阻擋水砲後還敲能到太陽騎士的頭!

所以,最後連骨牢都出來了。

「可、可……」察覺現在根本不必裝什麼結巴與忠厚,大地騎士的面容馬上猙獰成一頭獅。繼續罵。「可惡!每次都來搞破壞、得不到就想要毀掉一切?」

嘩啦!

太陽撥了一下黏住額頭一般的瀏海,緊皺的眉頭與冷酷的神情實實在在顯現出他的憤怒。

「哦?你對我毒舌還算是忍受嘛!」

太陽沒有說出他想搞破壞的另一個原因:他只能愛光明神不能愛女人!大地卻一直想做他不能做的事來刺激他!話說大地也應該是心知肚明。

嘩嘩!

罵的氣喘吁吁的兩人稍停片刻,不過毒辣與怨恨的瞪視宣示著他們……

蓄勢待發。

嘩嘩啦!──

砰磅!

雖然太陽正準備聚集一場局部性、追蹤型暴風雨,但一聽到那門板撞到牆壁的聲音,他的反應比大地快了好幾倍,丟下手上的兩個水桶,對自己施了一個神翼術,管他會不會因為速度太快撞上柱子,跑為上策!

大地在幾秒後看見一個黑壓壓的身影,冷汗夾雜水滴不斷滴落。

剛才他們位在十二聖騎寢室外的走廊。

還有比這更要命的事嗎!

原來──他跑那麼快是因為這個人!

本來想直接丟下手上的一個超大水桶,亡命天涯,嗯,應該是奔向自己舒適的房間,但那樣只像是往審判奔過去!投案?連太陽騎士都沒那麼笨了啊!

在大地決定先跑走再說的前一瞬間,黑壓壓的身影連同疾風般的氣流,飛速經過大地的身邊──少不了一道殘冷的視線。

大地騎士差點被釘住不動。然後他知道,非常幸運的,他所遭受的不過是一個能將人釘在原地的眼神。

接下來就沒他的事了。

冷不妨露出一個「憨厚老實」的笑容,若無其事地收拾地上的三個水桶與水災般的現場,這次就算互不相欠吧,太陽。

 

§

呼~

逃的夠遠了吧?

才剛在想而已,

「太陽。」

全身溼透的太陽打了一個大大的冷顫,剛才是因為急速逃逸而感到冷,現在是怎樣!?

都施了神翼術還是被他給追上嗎?

那現在直接飛走──

「格里西亞.太陽!」

可惡!衣服的重量害我來不及飛走!「雷瑟.審判!為什麼你只跟著我?況且,太陽與大地之間的恩怨,不干你的事吧?」

……太陽發現他這樣的說法有些見外,說法也只差沒有將光明神三個字加下去了,但審判只是冷冷的說;

「你們吵到所有人了。」

太陽的不爽都寫在臉上,看來他明白,審判追過來並不是要審判他的。

「是什麼事能讓你們在凌晨提著水桶互潑?」

還是問了一下,雖然早知道太陽與大地之間的恩

三不五時就能聽到太陽在那邊罵。

太陽那不爽的臉,突然變得好像小朋友拉著媽媽的圍裙在告狀一樣,說:

「今天我去敲他房門,只是有事想請他幫忙,誰知道那種時段……他房內也有女人!大地就以為我故意到這種程度,騙走那位女人之後就開始毒舌……

你好像省略了很多細節?雷瑟的眼神是這樣說的。不過他繼續以眼神示意:

然後呢?

……然後我就用魔法凝聚了水砸他。」

所以就變那樣了?

「嗯。」太陽欲哭無淚,因為透過現在的問訊(?)──在他人眼裡,他們的行為一定幼稚的要死啦!

「回去向其他聖騎道歉,今天好好的改你的公文。」

「審判──!」

「想被我推落你身後的水池嗎。」

審判這句好像沒有問號?

嘩!

反正太陽都已經全身溼透,再給池水浸潤一下也沒差。他一定不會乖乖改公文,所以說這才是他的處罰。

……

看見雷瑟暗笑著伸出手,格里西亞在接受他的幫助之前先瞪,再問:「有什麼事要說嗎?」

「寒冰說最近藍莓果醬消耗量太大,希望你可以忍受熱度,少吃一點。不然可能會有其他聖騎士吃不到冰。」

格里西亞猛然將雷瑟也拉進水池……一開始雷瑟是很穩,沒有受害之虞,要不是某一道魔法在背後推……
         咦 ? ……錯覺。

「那,審判兄弟就與太陽一同享受水分蒸發時的涼意,以減少甜美的藍莓果醬消耗量吧!」

你全身都穿黑的一定很吸熱喔!我一定會在最熱的時候推你一把的!

審判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格里西亞果然是很會記仇的。

 

回聖殿的時候,審判與太陽撞見正要出外早巡的暴風小隊。

……晨泳嗎?

不,根據之前的吵鬧聲來看,搞不好是打野……打水仗?

每個暴風小隊隊員,眼睛睜大,不比他們隊長對幾千人拋完媚眼後小。

他們的隊長抱持著有八卦就去聽一下的心情,代替大家提出心中的疑問。

「太陽,你與審判騎士長一大早去哪裡弄得一身濕啊?」

「雖然光明尚未普照大地……(都是大地害的!)」

「不用再解釋了!」

因為太陽話都還沒說完,暴風就精準地從他眼中流露出的一絲怨恨讀出:大概就大地他先跟太陽起衝突,然後審判衝出去教訓人……

「希望太陽的話語能直達那陰暗的疑惑中,自古以來……

「我絕不會亂傳的!放心吧太陽!」

暴風為了不聽他廢話,悟性一下可以增加這麼多呢!所以難道他是屬於清早神清氣爽型的?

太陽燦笑著點點頭。與他有默契的絕不會忽略其中的警告意味濃厚,都逼近殺氣──

 

「對了,格里西亞,對不起,剛才不小心……
       這時候不先說聲對不起,恐怕等下格里西亞會發瘋。

「什麼?那不是錯覺嗎?」

雷瑟無言看著他。原來他這麼不想承認他自己將雷瑟拉下水池時,兩人嘴唇相碰觸到了啊?

格里西亞臉色瞬間蒼白,轉過身去,背對雷瑟,猛力擦拭起嘴唇。

幹~~~!

「格里西亞……

「幹麻!?」

啊,剛才他只顧自己的感受,該不會惹雷瑟不高興吧?

「要不要用淨化術?」

「好方法!」

格里西亞倒是忘了也丟給雷瑟一個淨化術。

他自己就用了五個。

……

審判只有搖頭嘆氣的份。

「聽好了!雷瑟!剛才那絕對不是我的初吻!」
       
「我也不想要……我意思是說那也不是我的……」你之前也那樣說啊……不是初吻沒錯,因為已經是第二次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