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當作家!
  • 6428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吾命騎士同人(7)──約定

「太陽小騎士太陽…………太陽!」

那麼大聲是要殺豬啊!?烈火好像忍不住做了一個深呼吸之後,在我耳邊大叫,害我被嚇了一大跳。看來剛才我是想事情想出神了。

不過,我還是得表現出「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微笑表情。不對,或許是「仁慈的光明神一點也不在意你的罪惡」才對。

應該没人看出我巧妙的轉換吧?我稍微左看又看雷瑟在偷笑!不能管他
  「方才太陽正在領悟無比美好的光明神諭,不知竟會因此而忽略了烈火兄弟的熱情呼喚,太陽深感抱歉……

看到烈火睜大雙眼整個呆掉,我成功了!可是我還是有些不爽,這種讓別人聽不懂自己在想什麼的表達方式,我也不是自願的啊!

重點放在眼前,啊,教皇派我們出來腰斬鞭屍,呃,我是說斬不死生物、除魔。

該死的魔鬼竟然會附身在人身上!

咦?現在我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為什麼綠葉手上拉滿了弓有些驚訝的看著我、大地手上持大地之盾憨厚中帶著惡狠狠看著我、暴風則是無可奈何的在那邊嘆氣,反觀殘酷冰塊組……他們都沒表情嘛!

很好,看來現在要讓我自己摸清最新現況。教皇老頭派我們出來,我們追著魔鬼進入一間民宅,魔鬼突然附身於一位老奶奶,當時大家都驚訝的說不出話來……而我則在心裡想著剛才經過的點心店裡面有香噴噴的藍莓派……有押韻耶咳咳!所以,他們是想問我要怎麼辦囉?

「各位兄弟有什麼良策在心中嗎?」我保持優雅的微笑問。

好人綠葉先放下弓箭,朝我走近,問,「我們剛才問你能不能攻擊?」

打給他死!……呼!我差點說出來!我也看了一眼正在抓狂的老奶奶,(看起來好像在跳rock…

我露出悲痛神情,宣揚似的說:「啊!這怎麼可以呢?光明神教我們要仁慈,即使是一位被魔鬼附身的老奶奶,我們也不能為了驅魔而傷及無辜啊!話說,『真』、『善』、『美』的……

「停停停!太陽,我們知道了,不傷害老奶奶身上的魔鬼就是了!」烈火舉起雙手好像要投降,著急的說。

我是那樣說的嗎?烈火?

突然,全部的人注意力又回到那著魔的老奶奶身上,她在唱歌!?

「騎~士~不過˙是一種˙沒用˙的˙咖小~有什麼了不起~」

妳是故意將「男人」改成「騎士」、「東西」改成「咖小」就對了啦!

哼哼!沒關係!我們是聖騎士,又不是騎士!

「聖~騎士˙不過是一種˙沒用˙的肉咖˙没什麼屌不起~」

幹!妳硬要轉就是了啦!

不行──我一定要冷靜,剛才差點說兄弟們上──

「孤月!」綠葉急切的叫喊。

咦?老婆婆倒在那邊,那魔鬼呢?「嗚!」

我身上突然好痛,好像被蛇纏住。仔細一看,是一條鞭子纏在我身上!

「太陽騎士,請你抬起頭來。」

聞言,我就抬起頭──啊啊!──你想親我嗎!?滾一邊去!

怎麼換我滾一邊去?因為我無法動彈就不能閃躲,所以只好用力轉身,讓自己跌到旁邊去……當然是優雅的。

「嘖!要不是這聖騎士的脖子硬化本王一定親的到……」孤月說完之後就倒下了。

綠葉衝過來幫我解開鞭子,白雲也拿出他的武士刀

等一下,白雲你有跟來啊?還有孤月的鞭子不能砍

我話都來不及轉換成光明神用語,白雲就不見了,不過還是聽的到他的聲音「啊!這個人是怎樣!這怎麼飄的!本王停不下來!」

碰!

和孤月一樣,說完白雲就出現,倒下。

我看著他們倒下,心中一股憤怒慢慢浮現……誰叫你這樣摔我十二聖騎士的!

暴風好像察覺我的怒氣漸漸上升,有些遲疑的問:「太陽?」

「啊啊!又附身到審判」烈火在那邊大驚小怪……

「太陽騎士。」

「什麼?」我心情正不好,審判你幹麻叫我!

突然審判冰冷帶著一抹微笑的臉往我靠近,我毫無預警的──

腦袋一片空白。

髮帶被扯下,溫暖的氣息與覆蓋在我嘴唇上的嘴唇...

我剛才被親了!?被審判?

周圍的十二聖騎士不是退的遠遠就是呆如雕像,我想,剛才真的狠恐怖啊……

「這全身黑的傢伙果然較適合本王啊!這個樣子似乎也比較適合您呢!太陽騎士?還是公主?」從審判奸笑的臉、碰過我嘴的嘴說出這句話,我知道魔鬼在他身上!所以我毫不猶豫的揮出拳、啊、被抓住了!

那我就施展聖光!

「嗚!」審判以手遮臉,退開了好幾步。

一記火焰往他襲去,我驚叫出聲「審!……

我趕緊住嘴,太陽騎士與審判騎士是對立的,剛才就已經呸呸呸我不承認!總之,現在我應該做的是腰斬那個惡魔!

等等,那火焰是誰弄的?

我緩緩轉頭看向烈火,他看到我面無表情大概是嚇到了。

「太陽!審判他劍術很強的……相信我們一起制服他,他也不會受太嚴重的傷,更何況有你在……」烈火越說越小聲,後來暴風乾脆一把摀住他的嘴巴。

現在大家都安靜的看著太陽騎士。

 

過了一會兒,太陽騎士恢復那優雅的笑容,卻似乎少了幾分情感?

多了真實的莊重。

「十二聖騎士不會拋棄十二聖騎士。」

聖騎士們哪怕背對著光明,面對著黑暗,但他們仍走在光明之下,而非黑暗之中。──這句話真好,記下來以後用。

「那、那現在要怎麼做呢?太陽公、公主、騎士?」

我微笑看向大地。

「親愛的大地騎士,請用你的聖光盾包圍審判兄弟,太陽自有辦法。」

這次就聽你的!

這次就放過你!

兩人同時用眼神傳達這兩句。

看著在五面聖光盾包圍壓制下的審判,雖然痛苦的必定是魔鬼,但露出痛苦表情的是審判。太陽閉上眼,一口氣聚集最大的聖光量。

「聖光護體!」

哇!這招夠狠!

沒有時間多理會在身後碎碎唸的誰,「初級治癒術!」太陽也治療了倒下的聖騎士。

太陽堅持到魔鬼的聲音消逝,才累的癱坐在地,當然,還是優雅。

 

§

為什麼格里西亞的頭髮會放下來,還坐在地上?剛才怎麼都沒有印象……難道我也被魔鬼……

「審判……太陽我來背就好……」綠葉追在審判身後說著。太陽已經在審判背上睡死了。

審判冷冷看了綠葉一眼,回答:「十二聖騎士不會拋棄十二聖騎士。」

綠葉一聽嚇住了,停下來看著審判的背影正迅速前往聖殿。

想要補償太陽嗎?

綠葉露出了好人的微笑,對身後的聖騎士們說:「沒事了!」

 

教皇叫我們封印魔鬼,没叫我們消滅魔鬼呀?

教皇有教我們怎麼封印嗎?

沒有。

那自然就不是太陽的錯啦!就說他為了十二聖騎士而起笑……做出正義的舉止!

欸,審判那樣真的好像背著一個公主喔……

最後一句始終没人敢承認是他說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