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當作家!
  • 6428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吾命悪搞(9)--國王遊戲2

「4與J...」

綠葉緩緩唸出指令,很明顯的,那兩個衰鬼被點到時精神緊繃。

綠葉是好人綠葉是好人綠葉是好˙人!我只能在心裡這麼祈禱。

「門牙對撞。」

一聽到這麼...的指令,那兩個衰鬼,也就是我與審判只看著對方而沒有動作。他的臉瞬間黑一大半,我猜我是面白如鬼...我是說白雲。這樣乾脆去組一個黑白無常啦!然後被我老師給斬掉,因為我們要裝很長的舌頭,一定會破壞自己的形象,審判我是不知道,但我一定死了再死,直到我老師洩恨完為止。

審判......我在想怎麼逃開這裡會比較快?

審判的眼神就是一副別想那麼多了納命來吧──不對,我講太快了,是「沒用的,教皇就是這樣」。

我立刻用感知告訴他:你知道兩個男人門牙互撞代表什麼嗎!?

他突然好像有什麼計畫在心中...

看到這樣我也湊近他,結果他低聲說:「可以隔著嘴巴門牙對撞不是嗎?」

他冷靜的看著我,我承認他是比我多一點理智,不過我最討厭被男人摸,怎麼可能答應與男人門牙對撞嘛!就算隔著嘴巴!咦!那不是很像接吻了嗎?

「太陽......不快點的話遊戲無˙法˙進˙行~」教皇老頭在那邊隔岸觀虎啦!

沒錯,竟然所有人都在等著聖殿二大龍頭做出那種智障的事,這世界還有沒有天理啊!

突然想到大地說的那句狠毒的話(※第五集 像你這種太陽騎士才是天大的笑話之類的...)──我看向大地,他完全是一副陰笑等著看好戲的表情!

「太陽。」

審判一叫住我,手還伸了過來,感覺後腦杓被他的手往前推──「嗚!」

指令就在那一瞬間完成了,教皇笑嘻嘻的說:「那我們繼續吧!」

喂!連讓我發飆的時間都沒有是嗎!?

我的初吻公然被一個男人奪走了啦...

「太陽、太陽!你當國王了!」

「親愛的格里西亞,你還在留連什麼呢?光明神的仁慈光輝下嗎?」

...不理他們,我直接說出指令:「7與8接吻十秒鐘。」

......怎麼回事?這指令果然太勁爆了嗎?為什麼大家都一臉痴呆看著我,有些人好像還很害羞的樣子,抽到你啊?

而羅蘭那眼神就像是在疑問:格里西亞?

綠葉還是笑的很好人,暴風眼睛發什麼亮啊!大地則笑的很忠厚陰險...

靠!那種笑容露出來我就沒好事!

最後,大地說話了。

「太陽你、你那麼想和、和審判接吻啊?」

「什麼意思怎麼可能──」我低頭瞄一下我的牌...幹是8!

「不算!」我連忙翻臉不認。

「格里西亞,為師可曾教導過你,做人要誠實,何況你是位心中無時不充滿愛、光明與和平的太陽騎士啊!」

我現在只想當審判騎士!呃,我當然不是那個意思,只不過與雷瑟交換身分是我(成為太陽騎士之後)一直以來的夢想,他一定能成為一個稱職的太陽騎士,散播臨家大哥哥的無等差的愛,而我們也一定能持續和平相處,至於髮色只要用我的聚集屬性就好。

我知道任何人都會覺得我很拖時間,不過,我就是打算拖越久越好!讓我們繼續來聊聊光明神的慈愛──

又是一個黑色身影往我這邊撲過來,我趕緊跳起來向後退,那黑影死巴著我不放,我已經決定要是他,雷瑟.審判若再不顧我的感受硬要把這種事當公事一樣完成,我會......

──啊,十二聖騎士不能傷害十二聖騎士,可是我很想說這是條件子句...

我這時候會。

應該還是下不了手,我頂多只能往審判的頭巴下去。

「太陽!你要想像審判是女生,給他主動大膽一點!推倒!...」

怎麼覺得今天教皇特別開放?

不過他說了這句話,可是讓審判停下執行公務的動作...我們兩個同時瞪著教皇,他這下可察覺大事不妙了。哼!來不及了!

 

§

「哈哈哈............痛死我了,我的肚子好痛......

在我與審判指著番茄說它是芭樂,它就是芭樂的少數暴力......來自聖殿的龍頭壓力之下,十二聖騎絕不會說出「太陽騎士說話不算話、太陽騎士與審判騎士兩人聯手搔教皇的癢」的事。

創造雙贏的局面。

「好了,遊戲繼續吧!」我綻放悲天憫人的笑容,代替教皇說出這句話。

......孤月,看你的表情好像這一回事你當上王后...國王了喔?

「我是國王。」

孤月高傲地講出這一句。嗯,我知道你是國王啦......

「我指定J、Q兩人互相拉著手完轉圈圈十秒鐘。要開心的笑。」

這麼快就露出原形了嗎?孤月?

這次是──我老師、羅蘭!哈哈哈~一想到那個情景,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與死亡領主啊啊啊──!我就差點大笑出來,啊,為什麼大家都看著我...手上的翻牌...我也是Q──!?

「所以是三個人轉囉。」老師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走去與羅蘭面對面,我又到他們兩個的側邊,呈現三角形。他們倒是很乾脆的握起手...老師你這一邊沒有手啊...

「那太陽你就搭著尼奧的肩膀吧!」教皇建議。

我冒著冷汗緩緩將左手搭上老師的右肩,我的右手則握住羅蘭冷冷的手。

「開始囉!格里西亞,要笑啊!」老師用那瀟灑的微笑對著我,羅蘭則用開朗的微笑看著我...我只好露出太陽騎士的專屬笑容。

「轉!1098765......停。

我很高興停下來,可是看到教皇笑容滿面,說:「若是不滿意執行指令時那個人的態度動作,可以重來,直到國王滿意為止。」

那根本就是衝著我來的,不然我的名字給他倒著唸!

我的老師露出豪放不羈的開心笑容,羅蘭,露出他小時候有一次笑的很開心的樣子,而我......我想像審判大笑的樣子!

「讓我們開始吧!~」這次換我說了,我止不住笑意,於是笑出聲來!當然要優雅的笑聲不能像烈火一樣啊!

眾人看的目瞪口呆...太陽的笑容是不是太真實了啊?看著看著竟然還讓人也跟著想笑,於是,所有在辦公室內的人開始笑...大笑了起來,直到十秒結束了,卻還看見太陽優雅的抱著肚子、顫抖著肩膀,優雅的笑。

「我說太陽你要不要到外面去笑?」還真不敢置信這傢伙竟能在短時間內做出這麼精湛的改變...

「我、沒事了...」一抬起頭看見對面的審判,太陽又噗哈一聲忍俊不住。

「太陽騎士長?」──突然超低沉的聲音出現,我的笑容急速冷凍...剛才好像笑的太過火了。

解鈴還需繫鈴人嘛!

「好──既然格里西亞冷靜下來了,那請抽牌吧。」

「...這次是誰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