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當作家!
  • 6447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吾命悪搞(11) 國王遊戲4

殘酷冰塊組那邊,寒冰毅然起立,向左轉,起步走,到我面前,立定,坐下。

操練一般精確完美的執行每個動作。為什麼要這麼軍事化啊?不管了,我想起之前我是怎麼闖進他房間,「確認他有沒有事」的......

寒冰,拜託你不要撕破我的衣服啊!這衣服是很貴的!

他冷面。我終於了解瞬間冷凍的意義...

無奈的看了一下我之後,他就繼續維持那冷冰冰的臉,開始研究,好像是在研究要從哪開始脫起?那就好,看來這件衣服可以保住。

研究了好一陣子,這冷場一般的局面?連教皇都不敢催他。

不知道他還要研究多久,我乾脆仰望天空...記憶中白白的雲,此時是許多微小水珠組成的,這裡的空氣應該是很乾淨,所以,雲也很美。

但是看不到記憶中的藍色天空。

「用劍劃開,不會傷到你。」

我猛然回神!「拜託...不要啊...」我一想到花費我就心痛!

寒冰堅決的說,「手拿開。」

「算我求你,不要嘛...

「太陽。」

如果綠葉是慈母,那寒冰一定就是嚴母!

「寒冰──」我繼續小聲的求他,其實兩人的交談都蠻小聲的,廢話,太陽騎士在跟寒冰騎士求情,為的還是這種理由,傳出去能聽嗎?

最後他終於一副像是在說「真拿你沒辦法」的樣子答應了,跟審判好像喔?不對,我身邊可不是母親雲集啊!要是那樣講他們,他們一定會從各式各樣的母親變成「失去尊嚴、倍感恥辱所以要復仇的人」。

寒冰像是在對待蛋糕一樣輕輕拉開我的領子,然後問:「先脫?」

我回答「外衣。」

等、等等!外衣不是從這裡脫的!

寒冰給我一個眼神:不然?

從皮帶......

我早就預想到,要是皮帶不先拿掉,等到最後上衣、裡面的衣服全都掛在腰上,一定很難看,事實上,我在學生時代有次不小心看到我老師尼奧就那樣子在他房間敷面膜...然後就構成好恐怖的畫面。

好癢!寒冰你可以不要那麼輕柔嗎?

寒冰無奈的看了我一眼,讓我想起是我求他不要破壞我的衣服的...

沒關係!你儘管請!

拿掉皮帶之後果然就好脫許多,我甚至看到寒冰鬆了一口氣。

「哇賽!」

!?什麼?你哇賽什麼啊?暴風?喂──

為什麼要遠離我?

「抱歉,早已克服的女性恐懼症又浮了上來。」暴風意識到我的眼神,趕緊又坐回他的位置而不是黏著綠葉,不過還是不太敢看我。

去你的!我是太陽騎士!是正港的男人啊!我直接問寒冰:為什麼大家都一副很驚訝的樣子?寒冰看著我而沒有回答我。

難道是因為他話不能太多?

我轉向教皇,用眼神威脅他:告訴我大家是怎麼了!

他慢吞吞的將話傳到我腦中:大家好像都不習慣太陽騎士光著上身的樣子吧,上一次是因為情況危及所以大家都沒心情欣賞...我是說觀看,可是這下子,大家都注意到你那媲美美女的白淨無暇粉嫩透亮皮膚與結實而不粗獷不臃腫穠纖合度剛剛好的好體格了?

你是在講洗面乳的功能嗎?可惡,每次在我好想大喊我是太陽騎士!時,都不能透露我的身分,現在我想大喊幹!我是男人!偏偏老師在場就是不行!

「我可以穿上衣服了嗎?」我維持僅有的一絲笑容與理智說出這句話。

「當然,想必在座各位都看夠了。」教皇大概是不想讓我崩潰,所以至少帶點莊重來講這句話。

「還看什麼美女?以後看太陽就夠啦!」

誰!誰說的?可惡,講太小聲了我聽不出來!

「讓我們進行下一回吧,太陽騎士?」

說真的教皇那小孩臉搭配莊重的表情,整個就尊重起我來了,要是他總是這樣該有多好啊?我也是識相的,穿好衣服之後,乾脆的點頭了。

......教皇又露出開心的表情。

...則擺出寬容一切的笑容,回復太陽騎士該有的樣子,好像剛才一切都沒有發生。

嗯,我是這麼催眠自己的。

 

§

 

「咦?怎麼沒有8?」

「太陽呢──不是他呀!」

「8為什麼會不見呢?誰是國王啊?」

爭議持續了一陣子,大家一致看向──啊,這麼說,十二聖騎士的確是少了一個,可是之前怎麼都沒發現?

一隻蒼白的手拿著一張牌,那是我們一直找不到的8。

──原來,白雲也有跟來啊?

他低著頭,所以瀏海遮住他半張臉,看起來就好失望的樣子。

他小小聲的說出:「我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