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當作家!
  • 6428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吾命騎士(13)國王遊戲6

「我無法繼續與你合作。」

聽到審判這樣講,我一時還聽不懂他想表達什麼。

「該不會...連你也要耍我?」

不過我現在馬上知道他是認真的,可是,他說的不繼續合作到底是......

「你可以...說清楚一點嗎?」

我撇開心中所想到的可能性,硬是要審判他解釋清楚。

「回復審判騎士與太陽騎士對立的局面,我不會再答應你任何請求、要求,所以,你也不必再到審判所那邊的廁所等我──夠清楚了嗎?」

雷瑟你是怎麼了啊?

「這樣......這樣跟我沒有復活你,有什麼差別啊!」

我看著他的臉,一股怒氣擁上來「別露出審判的表情!雷瑟!」

為什麼突然這樣講?啊...一定是教皇!「是教皇叫你這樣整我的對不對!」

「我只是不想繼續與沒有太陽騎士該有的樣子的你共事。」

──......

「看著我的眼睛,雷瑟!你說──你只是在開玩笑!」

他冷酷的看著我,但我知道那只是審判騎士的表情,我要看的,是雷瑟的......不是認真的表情......

「你一定不是雷瑟,對吧?」

「我是。我是審判騎士長。」

「別再跟我玩這種身分遊戲!」

「我話已經說完了,先走了。」

看著我的眼睛......眼睛瞎了,感知能清楚捕捉他的眼神嗎?

不可能,就憑他過去跟我的一切,他不可能說出今天這句話!那一定不是他的本意呀!

可是,看著他越走越遠的背影,我竟然踏不出一步,追上他......
      你那句話真傷人啊......雷瑟...你明知道我也不喜歡裝的。

羅蘭!

因為他就在附近,所以我喊了他。他的嘴型好像是在說「太陽?」然後到處搜尋我的所在地...他看見我了。

「幸好你的金髮在樹林之中很耀眼......怎麼了?太陽?」

他察覺我就站在原地不動,趕緊靠過來。

「叫我格里西亞。」

「什麼?」

「因為太陽騎士與審判騎士是對立的,所以就害我,格里西亞,要與雷瑟要對立嗎?」

羅蘭不解的問:「你跟雷瑟怎麼會是對立的?」

我猛然將視線對到羅蘭那純黑屬性中可能是眼睛的位置,他似乎被我的舉動給嚇到了。

......格里西亞?你怎麼看起來快要哭出來了?」

他遲疑地問,可能是怕傷到我的自尊心,不過我只是將一個任務交代給他。

「去追雷瑟,問他剛才對格里西亞說的話是不是......真心的!」

他很認真的點頭,然後往我比的方向追過去。

感知中,羅蘭已經和雷瑟會面,兩個人也沒起什麼衝突,兩個人都很冷靜,彷彿只是在聊天一樣。我不再感知他們,而是感知位在不同處的其他十二聖騎士,有兩個全身充滿風、火、金的聖騎士往我這方向衝過來。

烈火在刃金的雙刃放上了火,然後好像很興奮的說:

「打鐵要趁熱啊!」

我昏。

「那一頭亮晶晶的不是我們的太陽騎士長嗎?怎麼在這裡讓植物行光合作用啊!」

你們兩個真是好搭檔。

「啊!刃金!野狼要跑掉了啦!砍他!」

原來是野狼......你拿有除靈之火的刀要砍野狼做什麼?狼魂嗎?

「狩獵成功!」烈火與刃金熱情大吼。看在我眼裡,真像小孩子玩騎士抓小偷,逮捕到案一樣。

「咦?太陽,你怎麼啦!」

竟然連烈火都注意到了......

「打不到獵物嗎?這隻野狼我們一起用吧!」

誰要吃野狼啊!

幸好烈火沒有發現,我要趕快離開了。

明明是很正常的走著,卻有一股不尋常的氣氛,來不及確認這奇怪的氣氛,我竟然腳下一空!

趕快用飛行術飛了起來,但是又有人一把抓住我的手,我差點下意識喊出「審判!」──是羅蘭,他變成死亡領主的樣子,才有辦法在半空拉住我。

「格里西亞,難道你要跳懸崖?」

他不敢置信的說,隨後想起什麼,又說「審判他說『是』。」

......放開我吧!羅蘭!」

「你好像會飛,但你在我放開後,會飛嗎?」

「會。」...在我後悔以前。

「那我放開了......格里西亞!」

 

§

 

「你不是說你會飛嗎......

羅蘭無奈坐在我旁邊,為了不讓個性認真的他埋怨加自責太久,我趕緊說:「這一鍋野菜湯真美味啊!還有香菇,幸好你分辨的出來顏色,才不會選到毒菇,總之,你還真會煮啊!」

「我只是將各種野菜跟香菇切一切再放到你準備的沸水裡煮而已...因為你連用菜刀都會切到手...香菇群也是你找到的,全都是可以吃的...調味料是跟綠葉借來的...

他終於笑了!雖然有點無奈。「好啦~我有在落地前一刻後悔...飛起來呀!」

喂喂,為什麼我心情不好還要安慰羅蘭啊!嗯?好吧,都是我造成的。

「要吃肉嗎?」羅蘭雖然在問我,但卻不是面向我,我循著他「看」的方向「看」去,原來是一隻小豬啊。

「好啊。」

羅蘭拿起劍,竟然瞬間消逝無蹤!嘖!我看,離劍術高手遠一點也沒用吧。想到雷瑟,我的心又沉了下來......

「格里西亞,我已經將牠肢解了,其餘的......

肢解這說法很恐怖耶,羅蘭!

「你會切肉嗎?應該不會像香菇與菜...」羅蘭的語氣還是有些遲疑。

「我可以。」為了賭上一口氣,我可以!我一把拿起肉塊,但是下一秒馬上把肉塊丟到原處!那什麼觸感!好噁心!

「怎麼了?」

怎麼辦,總不能說我不想吃了吧?為了我的面子,我下定決心,切完肉之後要洗手再用十次淨化術!我想先將肉塊剖半,但是刀子完全下不去,只好用左手扶著,然後...用鋸的。

呀啊~怎麼鋸不下去啊!?沒想到豬肉這麼難應付,我看了一眼羅蘭,他很謹慎的...你進入待命狀態幹什麼啊!可惡,我繼續鋸鋸鋸──

「要大力一些。」

「喔,知道。」我更用力的鋸啊啊啊──!

「刀子給我一下。」

我迫不及待將刀子丟給他,他熟練的接住了,我差點在我拋出刀子的那一瞬間大叫,簡直不敢想,如果換我要接刀,那我乾脆砍自己算了。

「格里西亞看好,要這樣。」

剁!

我被那刀鋒切斷鋪在地上的木頭、再擊到地面所發出的清脆響聲給嚇到,那麼大聲!「抱歉,太大力了。」千萬不要被他那帶有歉意的聲音給騙了,更恐怖的是接下來的奪命連環剁啊!

剁剁剁剁剁剁剁剁!肉片還一片一片飛向鍋裡。(中華一番是吧?)

「切好了。」

羅蘭你的聲音是不是聽起來頗為輕鬆呢?

「另一塊交給你吧,我去把其他部分的骨頭處理掉。」

我接過他遞過來的刀,沒有開始切肉,而是開始懷疑這刀是不是在耍我?同樣一把刀!兩個人用起來差那麼多──我又看向羅蘭,他背對著我在處理骨頭,結果一根根一塊塊骨頭根仙女散花一樣被拋到兩旁堆積起來!啊!那是肋骨嗎?

我看著跟之前一樣的一塊肉,想到身後正在進行的慘案,突然好想吐。

「嗯...羅蘭,這塊肉可以直接丟下去煮嗎?」省的我又切到自己的手。

「嗯,你想保留原味嗎?」

那樣全都是血味吧?我沒有要吃豬血啊!...也沒有要喝到自己的血...我幹麻一直吐槽我自己啊!?「──我可不可以帶回去與大家分享...」

「可以啊!」

「那...我們整鍋拿回去好嗎?」

「咦?你不吃肉了嗎?」

「我──吃不了這麼多。」

「格里西亞......」羅蘭有些遲疑才開口,「審判跟你說了什麼?」

我一僵,羅蘭卻還是很認真的問:「審判他的表情怎麼比平常冷酷?」

「呃......這我不清楚......

我還有你們。我想這樣說,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已經失去雷瑟!媽的,搞的我心情這麼糟,等一下一定要好好教訓他!管他是被附身了還是被操控了,就不信他演技那麼好!

「羅蘭!走!回去玩國王遊戲吧!」

「你那麼想玩?......

我露出完美的笑容,說:「我要雪恥!」

「格里西亞,笑著說這種話真的很不協調──」

這比得上你那樣切豬肉再輕鬆笑著說切完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