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當作家!
  • 64477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吾命惡搞(16)國王遊戲9


「咦?國王咧?」

換完衣服的教皇,看起來只不過是從神神秘祕的小男孩變成可愛的小女孩,但卻有某位在那邊優雅的竊笑。一旁的黑暗精靈低聲的說:「這就叫做披著兔皮的老人嗎......」。「噗哈......」尼奧忍不住了。

因為教皇正在與綠葉對話,所以應該没注意到那一定會讓他發飆的對話。

「太陽...大地說有好東西要跟他分享。」綠葉有些遲疑的回答教皇的問題,好像在想:到底該不該去看看太陽怎麼樣了呢?

「喔,被大地拖去了啊。希望他不會...

「什麼?」綠葉著急的問,他想他真的該去看太陽了!

突然傳出的樹葉摩擦聲引起某些人的注意。「?......太陽呢?算了,我希望他不要看到我這個樣子。」暴風從樹叢中走出來,隨意撥了撥身上與頭上的葉子,一襲幻藍長裙,與藍髮相呼應,要不是他一臉無奈以及嚴重的黑眼圈,對了,還有平坦的胸口,大家差點一看到他就以為美女來了要拋媚眼...那是暴風自己的工作吧?

綠葉看著暴風,想著:

如果安穿上這一件,那一定非常非常好看( ≡ˇ≡ )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剛才好像有聽到太陽的聲音?

綠葉匆匆忙忙往聲音的來源跑去。

「請問,是這樣穿嗎?」

聽到溫文柔和的嗓音,大家轉過頭去看──蒙面女郎啊啊啊──!不對,是羅蘭。

他拉了拉披在肩上的絲巾,想著這是不是要綁在手臂還是頭上...

「難道你不先把刺客裝給脫掉嗎?」教皇問。

羅蘭看了一下覆蓋在自己胸口上銀色的輕甲,再往下一點看去是低胸的灰色晚禮服,然後神色認真的抬起頭看著教皇,說:「那樣會很不習慣。」

教皇正想逼他去換掉,羅蘭則接著說:「請問,我變回『原貌』是否會比較適合這件灰色的裙子?」

死亡領主穿低胸晚禮服!

看見大家震撼的表情,羅蘭低頭思索:灰色不適合死亡領主嗎?

「魔獄!你這樣就夠了,別太認真、真的、這只是個遊戲!」烈火著急的喊住拿起一件黑色裙子,又像在開始思考「黑色會不會適合(死亡領主)一點?」的羅蘭,他真的不想在看到大地的模樣後,又接著承受另一種截然不同的衝擊!重點不在於他心臟很強,而是他快要禁不起嚇了啊!

羅蘭聽到烈火的「安慰」,展現放鬆的笑容,回到自己的位上,盤腿坐下。

啪嘶!

「教皇,對不起,衣服...」

「呵呵呵...不用介意,開高岔也不錯啊,何況裡面還有超安全緊身褲呢!」教皇一邊在心裡想,這死亡領主還真不是普通難搞!

尼奧再次感嘆,自己絕對不適合應付這種性格的學生啊──話說格里西亞也好不到哪裡去,要不是當初給他下馬威讓他從此對他老師戒慎恐懼如臨大敵...一定比羅蘭還要難應付!

「怎麼了?」艾崔斯特看著尼奧難得這麼嚴肅,不知為什麼感到不妙,但還是關心的問。

「難道一切都是光明神美麗的錯誤?」

「請不要再說了!我知道你沒有怎樣!」

尼奧自信的點點頭,指向艾崔斯特身後,這動作讓黑暗精靈雙手壓緊耳朵,不過看到尼奧什麼也沒說只是面無表情看著自己,艾崔斯特也就往後一看。

「天啊!」

「你是黑暗精靈為什麼不喊『地啊』?」

艾崔斯特太驚訝了所以說不出話來。

換作是平常的他,大概也沒那個心力,能與前太陽騎士尼奧辯駁吧?

 

§

 

古典美人,白雲!有著白底、粉橘雲彩、大粉紅櫻花圖樣的和服啊!還用大粉紅蝴蝶結綁了個公主頭!

「我以為這和我原本的衣服是一樣的... 看來我讀的書還不夠多。」

你不是全圖書館的書都要翻遍了嗎?

不過能讓黑暗精靈嚇到講不出話、讓專心致意的寒冰停下手上工作、教皇噴出原本在口中的茶、堅石的微笑很奇怪、前太陽騎士爆青筋...忍著不哈哈大笑忍到爆青筋──能使眾人反應如此,是三個扮女裝站在一起的聖騎士長,白雲、孤月、刃金。(羅蘭跟暴風顧著到處搜尋太陽他們的身

孤月還是高傲的昂首,只差不能闊步──他穿的是熱情的就像是跳探戈、巴西嘉年華或者佛朗明哥舞總之豪華的裙裝啊!遠遠看過去簡直就是聖殿的柱子華麗的翻版、瘦版。

刃金...教皇忍不住噴飯,讓寒冰看了覺得好浪費,不過還是遞上乾淨的手帕,見到教皇笑到無可自拔,寒冰也就自動幫他擦乾淨了。刃金,照理說是毒舌毒到聽他說話不如自諷自嘲、貶低自己、把自己罵到遺臭萬年...的刃金聖騎士長,你以為他穿的超辣嗎?錯!他穿的...

水藍色與粉黃色的搭配組合!超可愛!蘿莉風!

簡單說來就是衣服很蘿莉很夢幻,可是整體畫面很不協調,大家都快瘋了。

(請原諒這不適合我畫出來)

「髮圈是......我請審判騎士長幫我弄上去的。」

他有些不爽,實際上是害羞裝彆扭的指著頭上那原本他不知道要戴哪裡的水藍色緞帶髮圈。

「太陽在哪裡!他今天竟然害我眼睛比遊行之後還要痛苦!」

暴風雙手按摩著眼睛,暗藏在玩世不恭笑容底下的是,絕對要把太陽扁爆連木乃伊都不用當了!

「親愛的暴風騎士,敢問──有比改公文還要痛苦嗎?」明白暴風騎士習性的尼奧一派輕鬆的問,果然看見了暴風騎士流露出不為人知的悲哀。

 

§

 

「把你拖到這裡來,大概沒人可以趕過來囉?沒想到你穿上女裝還蠻有樣子的,要不要就在這裡......

幹!

「大地!我最後一次警告你,放開我!」

「你會傷害十二聖騎?」

大地竟然抓住我的雙手還綁住我的雙腳,害我就是一隻毛毛蟲狀態!太陽騎士是毛毛蟲?傳出去能聽嗎!看來──只有在這裡把他給解決了──

「我不會傷害,只會『勸導』。」

大地傳出悶痛聲,不過下一秒看到黑暗的卻是我?

「你說你想對十二聖騎之首怎樣?大地騎士長?」

我抬頭『看』著雷瑟的背影......
           
「你怎麼没穿女裝?」
            大地很不識相的問了他這個問題,等等,我不是叫他去穿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