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當作家!
  • 6428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吾命同人(18)國王遊戲11

咦?

有圓點,水屬性的......

它在我手指上迅速轉變為液態的水屬性,我抬頭看天空,許多相同的圓點飄了下來。

其實,也蠻美的的嘛......

「那是雪。」

我知道啊......

羅蘭飛到我身旁,當然是以死亡領主的姿態才能飛。呃...好冷,不過幸好大地没連我褲子都脫了,要是他真的敢脫,我絕對要......要他好看!

「羅蘭。」

雖然是死亡領主的樣子,可是他一聽到我在叫他,就認真轉過來面向我的樣子,還是一樣認真的好好玩。

「什麼事?」

「我不玩了...我要回聖殿。」

他眼睛的火焰突然劇烈跳動一下,看來是嚇一跳了,不過,在這種情況下我根本笑不出來。

──下次再這樣嚇他一次看看。

「格里西亞,你怎麼在流汗?...對不起,你怎麼在......流淚?」

我背對他,然後比了下方森林某個位置。

「去告訴審判──那是背判!」

羅蘭沉默了一會,才說:「他不會背叛你的,整個聖殿都不會。你有試著跟他和解嗎?」

「不用了!」

我的聲音大到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羅蘭更是愣愣的盯著我看。看起來就是那樣。

「算了,我要回去。」

「格里西亞......

羅蘭又攔住了我,奇怪,今天與他特別有緣嗎?今天......

只看他把他身上的裙子脫下來,從腰部對折,然後披到我肩膀上。

「羅蘭...我還沒看清楚你穿女裝的樣子啊。」

他認真的說:「先給你保暖比較重要。」

「喔......帶我回聖殿,我累了。」其實我只是開玩笑,竟然忘了對羅蘭開玩笑等於對死亡領主談光明神的美好...唉,意思就是他聽不懂嘛。

說完,我也不想再讓羅蘭說什麼,深呼吸,然後,感覺身體急速下墜。

「停下來啊!」他著急的喊,話說他還是同時接住我了。

§

「格里西亞...我現在是死亡領主......

「沒關係。」

「可是...

「我說沒關係就是沒關係。...老師又看不到」

可是,太陽騎士在死亡領主懷裡哭,真的不太好吧?可是,我擔心把他推開的話──

「你是以我的老朋友的身分,聽我『真情流露』,懂嗎?不准說出去!」

我點點頭,可是不知道手該不該像在安慰人一樣,如果傷害到他的自尊心──

「呼......」格里西亞就跟小時後一樣啊,常讓人感到無奈。

「你嘆什麼氣啊......

 

謝謝你......那時為我的死而哭泣。

 

簡直就像是我的兄弟一樣。可是...記得他小時後哭完就會睡著。睡著的格里西亞,他臉上還有淚的痕跡,雷瑟竟然......

我真的想先帶你回聖殿,可是原諒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還沒完成。

§

大約晚間八點,圍著聖光營火的人們正熱烈的進行遊戲,雖然有披風,難免還會感到有些冷,不過這麼熱鬧,大概只有睡著的人才無法感染那溫暖的氣氛吧?

哈哈哈!終於輪到我當國王啦!我指定...6去緊緊抱住8...10秒!

啊!太陽是8號!

堅石!去抱太陽吧!

......

放心,他現在在睡覺啦!

烈火,你真夠膽...

 

「雷瑟...

咦?太陽說夢話?說了什麼啊?

好像有人在說話──?不管了。我静静待在一片單純的白色當中,看見一個黑色的身影,這種視覺,並不是我使用感知所會出現的,簡直...就像回到我沒有失明的時候。

可是現在只有黑與白,我只好看向自己,但是反而被自己的瀏海、兩側頭髮給嚇到了,我想起來,我將頭髮的金屬性撤掉了,想到這裡,原本因為驚嚇而還沒定下來的心,微微感到痛楚?我這樣的行為,很過分吧?

可是你也很過分啊,雷瑟。

「轉過身來,面向我。」

我又被自己給嚇了一跳,這句話是不是曾出現在那個不祥的夢!?

感受著自己心臟跳動的劇烈,我卻只是待在原地,是無法逃嗎?還是我不能逃避?

離我大約有十步之遠的雷瑟慢慢轉過身來了,照著我的話。而說那句話的我確實陷入深深的恐懼中,好像交換了,他變成那個失憶的格里西亞,而我變成那個傷重、竭力阻止我的...恐怕還有退縮、生氣吧?那個,最終被我親手......的雷瑟。

我手上突然握著一把已經出鞘,在白色景象當中顯的閃閃發光,刺眼的太陽神劍,我不知道它是怎麼出現的,趕緊再看看雷瑟,他朝我走近一步,我用手握緊了劍刃,先是沒感覺,後來漸漸發熱刺痛,我咬緊牙、忍不住臉眼睛都緊閉了──寧可這樣,我也不會傷害你啊!

「你怎麼了?」

瞬間像是將疼痛受到治瘉而消除,我不看手了,而是眼睛瞪的大大的,盯著面前,就在我面前的臉孔。

那個低沉卻溫和的聲音,完全不是先前的冷酷、不帶一絲情感,不是正在審問犯人的審判騎士長啊。他是我從小到大的好朋友,說好要一直合作的好友,不曾變過。

看著他不明顯的笑容,我笑了,我們兩個人人相視而笑,要是平常的我,一定會覺得這樣很白痴吧...

太陽流眼淚了!他到底夢到什麼了呢?真是奇蹟啊!

來我們繼續倒數,10、9、8──8又二分之一──

你們想害死我嗎?

吵死了...我不是回到聖殿了嗎?為什麼好像還聽到他們的聲音......

我一睜開眼睛,竟竟竟竟然看到結實的胸膛啊!?

咦?我又使用感知了。所以剛才,只是夢?

「你醒了啊?」堅石臉紅說著。

臉紅個屁啊誰叫你趁我睡覺──這麼說,羅蘭沒有把我帶回聖殿?

「羅蘭!」眼神衝著羅蘭,不過這次我小心不要大喊出來,然後趕快掙脫開堅石的熊抱,真的跟熊一樣啊!其他人是在倒數什麼啊!

羅蘭很自責的低下了頭。我迅速依照之前隱隱約約聽到的對話聲,猜測現在的情況...然後燦笑著看著另一個方向

烈火,你真是大膽啊?

「太陽!我不知道會是你啊!」

哈哈哈哈......

我疑惑的將視線掃過每一個人,你們的笑是不是有些詭異?

「暴風是國王了,對太陽拋媚眼!」

「什麼?我?」暴風疲累的拉開眼罩,不過還是瀟灑的正對著我拋了媚眼。

等一下!他剛才在睡覺為什麼還會抽到國王?還有我也在睡覺為什麼抽到8結果被堅石熊抱?

「那...我繼續睡了...哈啊──」暴風打了一個哈欠,把綠葉的大腿當枕頭繼續睡。

「暴風...抱歉打擾到你,可是我的腿真的好痠好麻,你可不可以換左邊?」好人綠葉都開口了,瀟灑暴風再愛睏也會照做,要不然,可能已經早就在綠葉手上的頭髮就會嘿嘿嘿...(?)

我瞪大了眼睛,現在是什麼情況我怎麼猜不太出來了?

「艾崔斯特是國王,賞太陽一個痛快!」

蛤?

咕嚕咕嚕嘩啦──!

為什麼把酒從我頭頂灌下來!?

「尼奧大人是國王!為太陽服務!」

尼奧大人?服務?

老師的臉突然離我好近,難道現在是在拍鬼片嗎?

「學生,為師好久没喝酒了呢。」

老師你的酒不是在我臉上這一些些吧!?

「老師唔──」

家暴啊!不對,我是說加暴,老師加暴於學生!

「沒想到學生你的皮膚保養的那麼好,該天來切磋琢磨一下面膜配方啊。」

「老師你別對我做這些噁心、不對、我是說限制級的行為啊!」

「如果你被貓舔了也會這樣說牠是在搞限制級嗎?」

老師啊──

我在心中吶喊,今天的這個時候是我最衰的時段了,明年此時我一定要閉關!

「羅蘭,go!」

臭教皇你那是什麼意思!好像我是被審判的犯人,審判所裡一樣一樣刑具等著施加在我身上一樣...你竟敢把我當待宰的羔羊嗎!

就是這樣囉~

我很懷疑教皇你清指甲翹二郎腿的樣子怎麼沒被發現!

「羅蘭換你了啊,你會酒醉,別亂吃,交給他老師我就好。」

「格里西亞......」羅蘭遲遲開口,我面無表情看著他。下一秒我偷偷對他說:

算我求你看在老朋友的份上放過我吧!

「那...我幫你把臉跟脖子擦乾淨。」

「刃金孤月賞他們倆一個痛快!」

教皇老頭你別太過分啦!

「嘖嘖...太陽騎士,要是我再過份一點,就絕對不是穿女裝好美麗的你可以想像的了......

──為什麼大家都可以對教皇的言行視若無睹啊?

「十二聖騎士們!一起上吧!」

嗚嗚──教皇死老──!

「太、太陽,這是送給你的喔。」

大地蹲坐在我面前,伸出手劃過我眼角,沒有感到痛,引起我注意的是他劃過我眼角的手指...是水屬性。

他又附在我耳邊:「楚楚動人的淚人兒?」

「誰跟你在那邊楚?你敢硬套我女裝,還把我當女生,我就讓你沒有女人緣!」

「沒有女人緣,找你代替也不錯啊?」

我正想罵回去,他就走開了,我想抓回他的雙手卻被另一雙手給拉回來緊緊握住,換烈火到我面前:「太陽...」

說一說就臉紅,你有那麼純情──景仰我?

「我們今天會不會太過火?」

我看著他點點頭。

「那,給你叫錯我十次名字的優待...當作賠罪可以嗎?」

我正想回答...這叫我怎麼回答?我不敢保證我不會叫錯第十一次甚至是更多次啊!

看到我的遲疑,烈火又急忙講說:「那這樣好了,誰敢欺負你,我就代替你去教訓他好不好?」

看烈火十分認真的問,我也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了啦。

太棒了,以後多了一個──說到這裡,雷瑟.審判呢?大家好像都是要獻禮的樣子,喜氣洋洋笑的很開心,除了還在睡的暴風...

他──雷瑟.審判,你在哪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