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CERFLY-c☆

關於部落格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當作家!
  • 640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龍之歌劇團 3

「魔獄騎士為什麼不拿出劍來贏擊呢?」
  「大概是怕你被嚇到?喝啊!」
   哼,被躲開了。
  
  假騎士在與我對峙的過程中彷彿想要放鬆也不行,想要猛攻也不行,看來我的匕首搭配太陽劍法是成功牽制住他了吧! 不過要是被老師看到我就死了,他一定會衝過來毫不猶豫的踢開假騎士,然後再把我一招砍死。......
  
  「意思是匕首換成劍會更爛嗎?」他又死不放棄的問。
  我現在可以不用急著生氣,因為這裡已經能杜絕民眾的眼光了!「冰之鎖鏈!」一唸,他馬上警戒起來,卻沒發現鎖鏈是從地底下鑽出的,很快的他就被包的看不見人影了。為了報復剛才他用言語攻擊試探我,我額外再送上幾重。
  
  「為什麼要到這裡來作亂?」 我問。
  「想來抓...馴服一個真正的騎士。」
  他竟然還可以講話耶?不過回答的也太令人不悅了吧!
  「你們是怎麼馴服那條龍的?」我繼續問。
  「商業機密。」
  去你的!......
  「在我回來以前你就祈禱自己別變成冰塊吧!」
   說完我轉身就走,往孤月與其他趕來的十二聖騎直奔。
  
  「呵呵...金髮怎麼會突然變色呢?太陽騎士?」
  冰鎖鏈之雕像沒再講話。
  
  
  「你們怎麼這麼慢!孤月他......」我抱怨的同時竟搜尋不到孤月的身影!
  我看向來者,刃金、烈火、堅石、大地......總覺得少了誰?
  
  每個人都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好像我才是狀況外?
  大地先給我一個很毒辣的眼神,我回給他的眼神表示:「抱歉,我不知道你正在最難脫身的時候。」他果然一副想馬上衝過來把我當成敵人,用他的盾牌把我砸死的樣子。所以我把目光轉向烈火,問:「孤月呢?」
  
  烈火指向天空......
  原來,他不是在搞什麼意境悠遠的鬼,是:孤月在上面。
   
  正確的說法是,孤月騎在龍的頭上,一副全身傷痕卻威風凜凜,望向藍天的英姿。
  
  「搞不好那條龍就跟刃金一樣?──
   說這話的人一下就被刃金追殺回聖殿再追殺回來原地。我只無奈的看了他們一眼。
  
  「其他人到底跑到哪裡了?」我一再擴大感知,仍然沒有斬獲。

這時大家彷彿失去了目標似的,趕來的人沒事做,只能在附近搜查再搜查。我再無奈的看向孤月,想要飛上去跟他講話,這樣我才不必喊太大聲。
   「中級治癒術。」
  「謝謝,羅蘭。」
  「...我是太陽。」

叫羅蘭施展治癒術?就算只有初級,羅蘭也會毫不猶豫的說辦不到然後想以死謝罪吧!......可惜他已經死了,所以只能在角落畫圈圈而已。
  「你果然在場。」
  「是啊,你沒事吧,為什麼不下去?牠真的被你馴服了?」
  「大概,牠突然就低下頭來,那時我有點慌,因為牠低頭我就看不見牠了,不知道牠想做什麼。」
   ......
  「對了孤月,你知...」那條龍突然張大嘴,好像要把我吞下去似的!

我馬上飛離牠,孤月俯下身來才看見牠馴服的龍正在對我做什麼,瞬間又抽出鞭子,我心想:難道是因為龍的聖衣嗎?
  「等等!孤月。」還必須觀察龍的反應...咦?他往後仰要做什麼...竟然是要把孤月甩開!?我馬上抓住被甩過來的孤月,因為是在空中,我們一下子就像是被擊出的球一樣飛了一陣子才停下來。
  
  「太陽你沒事吧?」
   「看來那隻龍假裝對你屈服?」
  「太陽!牠想對底下的人噴火!」
  「可惡!必須衝回去──
  我先使用各種魔法攻擊龍頭, 沒想到牠張開的嘴跑出一個人抵擋我所有的攻擊,是魔法師...那龍嘴不臭嗎?
  
  不過這樣才拖延了龍的攻擊。我馬上趕到烈火他們身邊,把孤月放下來。
  
  竟然這樣重挫我們的士氣,可是不搞清楚狀況就直接回擊好像也不太好。我又飛了上去,與魔法師面對面交談。
   「你們帶龍來的用意到底是......
  「蒼扉沒講嗎?我們是來抓太陽騎士的。」
  抓我?
  「抓太陽騎士要做什麼?」 我嚴肅的問,而魔法師卻荒唐大笑說:
  「你不就是太陽騎士嗎?等我們把你抓回去再說吧!」
  他的身後...龍嘴裡跑出一堆籐蔓!我急忙往後退,可是只被一根籐蔓抓住就足以讓我行動受到拖延了,其他籐蔓接連而來,我...終於明白以前寒冰被我包成黑繭是什麼感受。

嗚啊!?我才不要進去龍嘴!死魔法師你給我記住──
  「待會兒會有一段黑暗時期,我在裡面師了芬芳魔法,不會臭的。接下來就由你陪我待在黑暗中吧,太陽騎士。

對了,再不撤掉龍的聖衣,會失血過多喔?」
  
 「籐蔓不撤掉我怎麼變?可以嗎?龍的聖衣?」
  ──再下可以。
  誰叫你回答的?我是要趁機逃走啊!
  「呵,那就綁住你的眼、嘴、手、腳再讓你撤吧。更讓人驚奇的是~竟然還得抑制你的光屬性與魔法,真是個麻煩人物。」
  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在被五花大綁的情況下撤掉龍的聖衣,怎麼感覺比穿緊身衣還要不自在?──「別碰我!」
  
  有史以來第一次聽到有人願意把自己關在龍嘴裡,還施魔法驅臭。
  我竟然就被這怪人摸著臉端詳,如果他是女的還無所謂...
  這男的有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