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CERFLY-c☆

關於部落格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當作家!
  • 640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龍之歌劇團 4

 ......
  「哼!」我笑說:「你以為我被抓了,光明聖殿不會派人出來追查你們嗎?而且你們的假騎士還在我的冰鎖練之中呢!」
  「在剛才我封印住你魔力之後,你所有魔法都會失效。...還有,我們就快離開忘響國了喔。」
  「什麼!?」......這魔法師不是活假的啊!我原本就應該想到的!
  「還有什麼想說的嗎?或者是想念的人事物?趁現在快點說吧!不然以後可能就沒機會了!」
  怎麼好像是對死囚的宣告?「你想把我變成死亡騎士嗎?」
  「喔?這麼一來你也得要有執念啊!不如來說說你有什麼樣的執念吧!」
  我一愣。
  對了,我的執念是什麼?
  
  ──腦中馬上浮現十二 個身影,我就在他們之中。

 

僅管已經看不見有一段時間了,他們的身影在我腦中還是這麼清晰。
  
  接著老師也走過來,我以笑容迎接他以及其他走過來的人,教皇、伊力亞、國王......葉芽城的人民們,也一位位以我們為中心集合了,爸媽牽著、抱著小孩、小孩拿著玩具、棒棒糖、年輕人扶著老人......全都微笑著走過來了,接著就是各自與各自的家人們自在的聊著天、玩耍。
  
  十二聖騎一起看著這景象,眼中有的是欣慰與驕傲的光輝──真是一片祥和的光景啊!......
  難道我的執念是保護他們嗎?可是,就算沒有我,剩下的十一位聖騎也是會繼續守護下去的。所以我的執念──......
  
  
  
   ──我們不能沒有你啊,太陽。──
  
  
  
  呃!?這句好像在哪裡聽過?
  我呆呆的看著十二聖騎。
   
  
  『對啊,你不是自己說缺一不可嗎?』
  
  ......
  我真的看傻了眼。
  是那時候的事了......終結魔王事件,你們對我說的。......
  
  
  「是啊,這樣一來,我就更不能被你們抓走了,得趕快回去才行,不然審判會海扁我,偏偏我又沒叫他過來,他一定更生氣,我竟然就這樣被歌劇團帶走......
  「看來你是回想完了。」
   ......
  「那麼,太陽騎士啊──
  「等一下,你要做什麼?」
  「念咒語。」
  「我當然知...
   「讓你變成我們的傀儡。」
  「那怎麼可行!?」難道他們就是以這種方法操縱那隻龍?
  「消除情感就行,因為是傀儡嘛。」理所當然的說。
  「你怎麼可以那麼理所當然的...擅自消除一個人的情感!?為的是什麼?」
  「為了我們的歌劇。」
  話中帶有堅持。可是,我也有我的堅持啊!如果我沒有情感,如果我不是身在聖殿的太陽騎士......我開始慌亂,那我的存在還有什麼意義?
  「絕對不行!」我大聲怒喊。
  「終於有騎士該有的樣子了...可是,我的歌劇會讓你擁有更精準的姿態。......忘響國葉芽城的太陽騎士啊──
  
   聽我的話語,
  
  讓心歸於止水,
  
  回憶是沈入水底的天空碎片,
  
  你所深愛的人們已然遺忘,
  
  因為那是不需要的。......
  
  「閉嘴!你少自以為是了!」
  我感到無力,難道我只能聽著他把該死的咒語念完,什麼事都不能做嗎?當他念完之後,我是不是就會變成另一個人了?就像失去記憶那樣...比失去記憶更糟!我會變成傀儡耶!?
   「讓你的光明為我們帶來喝采吧,
  
  讓你自身的美麗讓觀者為之詠嘆,
  
  你將成為眾人的偶像,是的,
   
  完美的太陽騎士哪,
  
  帶上無瑕的面具吧,
  
  人難免有殘缺之處,
  
  但只要你柄棄一切,
  
  棄黑暗似海的回憶,
  
  離去你共患難之友,」
  「不要!不行!」
  「便能得到...
  「那樣我就什麼都沒有了!──
  我的眼淚隨著激動而滑落,滴落的眼淚就像無可挽回的情勢......
  
   我深深怨恨我的無能為力。
  
  我可以祈禱嗎?光明神?
  
  就像當初我求祢讓羅蘭留下一樣。
  
   可是我現在看見的,只是一片漆黑,就像是無星的夜晚,伸手便彷彿墜落了深淵。
  
  伴隨我墮落的,是惡魔不止的呢喃。
  
   
  對不起,羅蘭,我回憶起你陷入的,是多深的黑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