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當作家!
  • 6405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龍之歌劇團 5

 「受到攻擊?」魔法師終於停止唸咒,他使喚龍把嘴張開,大概要對外察看是誰的人趕來了。

是他的同伴嗎?還是我的救兵?可是他們的腳程,怎麼可能追上飛行的龍?
  
  龍嘴一打開,原本的香薰味就散了, 風吹進新鮮空氣,而我僅只能感受到這些。
  「太陽!」
  有人叫我的名字...
  是羅蘭!
  我一時沒想到,他變成死亡領主的話可以飛行!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仍在希望與失望之際掙扎,莫名其妙的有猜測落空的感覺,還有種不好的預感。
  「羅蘭!──
  我被束縛的雙腳用力一蹬,將自己推出龍嘴,過程中不小心被龍牙劃到,幸好不會很痛。由於我蹬力太大,整個人都懸出去了──「羅蘭!你能接住我吧!」
  我相信。
  「沒問題!」
  他的聲音近在咫尺。
  「等等!誰准你帶走我快完成的傀儡!?」魔法師抓住我的腳,不讓我離開,我則是用力掙扎,因為...誰想在龍牙之間卡那麼久?而且傷口也開始隱隱作痛。
  
  「可惡...半路殺出一個死亡領主...
  他該不會要攻擊羅蘭吧?--「羅蘭!如果看到光屬性就快閃!」
  「太陽...你現在看不到嗎?」他的話中有著驚嚇與恐慌。
  
  ──兩個人都是,同樣身處險境卻仍然以對方為優先考量,無私是光明與黑暗之間的希望橋樑。
  羅蘭儘管身為死亡領主,此刻彷彿感受到了心痛,隱約的,好像就要活著一般流下心痛的淚,他當然知道自己不會有感情的,因為他早已不再世上。
  
   「是你......太陽,只有你的光能把我留在這世上。其他人無法驅離我,因為我是為了你而存在的。」
  所以,我會承受將我灼傷的光明。
  
   
  魔法師冷冷的目送著這一切。
  「這劇演的真好......讓人不禁想拍手叫好。可惜...我不能得到死亡領主...又或者是魔獄騎士呢?」
  
  
  「羅蘭,到了地面就把我放下來吧!」
  「......
  「羅蘭?」
  怎麼沈默下來了?
  「太陽......他把你怎麼了?」
  語氣沈重,卻又透露出關心。
  「......他奪走我的魔力、感知,還有行動力。」
  「他把你惹哭了?」
  「別說我哭了。」我背對他,胡亂擦了臉,吸一下鼻子才繼續說:「我只是不想變成他的傀儡。 一急之下...
  「傀儡?」
  「這聽起來似乎很詭異,沒錯,詭異的魔法。」我原本想抱怨,可是想一想還是算了。
  「羅蘭,我還得要回去他那邊。」
  「為什麼?」倉促的發問,可以理解羅蘭的疑慮。
  「因為他還沒解開我身上的封印啊,這樣子我看不到,也就是感知、魔法都不能用......」我停下話來,不知道羅蘭會不會做出什麼反應,而他只是靜靜的聽的樣子,於是我繼續講:「所以...
   「我知道了。讓我,死亡領主代替你的眼睛與翅翼吧。」
  「...我會儘快,不讓光屬性侵蝕你。雖然這是難免的,可是就只能麻煩你了,我會把光屬性降到最低的。」
  我一說完,兩手就被拉著,我的身體被拉至懸空。
  
  「想不到你們又回來了。」
  我聽見魔法師的聲音,開始想:要是他突然攻擊,羅蘭有我的拖延,要怎麼躲的過?
  「把太陽的力量還回來!」
  我嚇了一跳,我都還沒開口,羅蘭就替我伸手要...
  「太陽騎士與死亡領主之間堅定的友情啊?──
  「!」
  我感受到羅蘭的手倏地一震,「羅蘭?」我疑問,而羅蘭的動作是把我拉的更高,幾乎要拋起來了!接著他拉過我的右手,我感覺到我的手指拂過他的頭髮,然後在他的另一隻手扶在我左腰側的時候,我懂了, 這種攙扶姿勢比較方便他活動。
  ──意思是,他與魔法師可能要起衝突了?
  
  「不准你將這件事謠傳出去──否則,我會在被送上火刑臺前先終結你的生命!」
  宛如幽深闇潛的流水,又像是死神的死亡預言,令人感到不安。
  而我明白他的用意,他只是不想讓謠傳破壞了「太陽騎士」的傳說!光與闇怎麼能同存?我一直不了解為什麼世人不能接受這。
  為此,難道我應該遵守世人的既定觀念,而讓羅蘭受死嗎?
  現在,又是不是為了封魔法師的口......
  
  我張開眼,看不見一切。
  
  緊緊閉上眼,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做。
  
  理性驅使我:不能只讓羅蘭來承受這一切。所以我又睜開眼,定眼在虛無的半空中,彷彿魔法師就在那裡。
   
  
  
  「請你......不要再說了。」
  我「看」著魔法師。
  
  
  不能再失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